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大唐扫把星 > 第268章 要好勇斗狠

第268章 要好勇斗狠(1 / 2)

     天才一秒记住「天籁小说」地址:www.tlxs.com  大唐扫把星更新最快!

程知节醒来了。

他听着程处默说这两日的事儿,连谁来,谁没来都一一问了。

略微有些苍白的脸上多了讥诮,“那些人,巴不得老夫死了,可上天有眼,老夫却死不了。真想去看看那些人的嘴脸。”

程处默突然落泪,“阿耶,某这几日真的想死。”

“死什么死?”

老程很公道,虽然又续弦,但早就下了决断,长子程处默继承自己的爵位,执掌程家;次子程处亮也早早有了归属,娶了先帝的女儿,成了驸马,一生无忧。

“小贾那边……”程知节想了想,让程处默把自己扶起来。

“医官说腰部的伤口不好就不能坐起来。”

程知节骂道:“是医官是你阿耶,还是老夫是你阿耶?”

阿耶好像不对劲啊!

程处默记得那时候自己还小,阿耶每次回家都喜欢抱着自己玩高处扔,然后再接住,乐此不疲。

以后阿耶就渐渐沉默了,话不多,告诫他们出门别惹事。

程家就这么渐渐沉默了下来。

可阿耶今日看着不对劲啊!

“是。”

程知节坐起来,得意的道:“你阿娘昨夜说的话,为父都记得。”

程处默问道:“阿娘说了什么?”

“你阿娘说,以后不管为父了。”

哈哈哈哈!

程家爆发出一阵猖狂的笑声。

而朝中也是如此。

梁建方得意的大笑后,说道:“陛下,臣发现了贾平安是个人才,就悉心栽培,这不,他就发现了酒水能杀毒的道理,救了卢国公。”

李勣看了他一眼,觉得梁建方靠着不要脸这个人设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李治对此颇感兴趣,问道:“酒水能杀毒,是个什么说法?”

呃!

梁建方卡壳了。

可耻!

长孙无忌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老东西真是老而不死是为贼。

功劳比不过程知节他们,但他就凭着这等不要脸的作风,深得先帝和陛下的喜爱。

“陛下,此事吧,臣说了也是妄言,还是让贾平安来说说吧。”

李治点头,但有人质疑道:“一个少年来……这是给咱们授课?”

是啊!

让一个少年来说这些,一群老鬼觉得有些不爽。

“看看再说。”李勣发话了。

柳奭看了他一眼,觉得李勣就是一条毒蛇,隐藏在暗处,不到关键时刻不出动。此刻发声,竟然是为了贾平安,可见外界传言两家交情好为真。

他想到了宫中的外甥女。

那个萧氏得了皇帝的宠爱,逆袭了外甥女,整日在宫中跋扈。

关键是萧氏有子,而王皇后没有,这个很要命。

没儿子,皇后就是个空架子。

而萧氏喜欢寻了贾平安进宫,这难道是臂助?

若是臂助,那么李勣和贾平安交好,间接就站在了萧氏那边。

老东西!

柳奭对看过来的李勣微微一笑。

如此,贾平安那个少年就是其中的关键,压住他,李勣也就断了和宫中的联系。

想到这里,柳奭心中微松。

贾平安正在提审麻野。

最近他很忙,忙的不可开交。

所以他也借机给自己放假,很是悠闲的坐在那里。前方,雷洪和包东一人手持鞭子,一人手持棍子,在等待命令。

“说说倭国如今的情况。”

边上孟亮提笔准备记录。

麻野最近被关押在百骑,不能整理仪容,看着蓬头垢面的,浑身散发着一股子臭气。

她跪在贾平安身前一步开外,双手被捆着,闻言抬头,苦笑道:“倭国……贾参军都说了乃是野人之国,就是那么多……”

贾平安笑了笑,就像是看臭虫般的看着麻野,“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女人,真是有趣,包东。”

“在!”

“把毛刷弄出来。”

包东拿出毛刷,问道:“刷她何处?”

雷洪扯扯胡须,“某以为,当刷她的眼睛。”

不学无术!

贾平安深深的觉得百骑内部需要来一次扫盲运动,否则一群粗汉哪里能承担大任?

但此事不急。

“脱掉她的鞋子。”

“刷脚底板?”

雷洪想笑,然后扒拉了麻野的鞋子,捂着鼻子道;“好臭,比包东的还臭。”

都那么长时间没洗过脚了,就算是美的惨绝人寰,那浑身上下也是臭烘烘的。

“按住她的脚!”

包东按住麻野的脚,雷洪笑着蹲在那里,毛刷一刷……

“哈哈哈哈……”

咦!

雷洪觉得很有趣,再刷。

“哈哈哈哈!”

笑声再也没停过,外面的百骑兄弟听了不禁觉得愕然。

“哈哈哈哈……”

麻野浑身扭动着,眼泪都出来了。

包东喊道:“按不住了!”

“我说!我说了!”

麻野喘息着,她看着贾平安,“你就是个魔鬼!”

“说话!”

贾平安压根没把这个女人放在心上,丢在百骑也是为了磨一磨,把她磨绝望了,再来问消息。

麻野突然哽咽了起来,泪水冲开了脸上的污渍,竟然有些魅惑之意。

“你浑身上下臭烘烘的,就算是把你丢在平康坊,那些嫖客也不会多看一眼,还会嫌弃踹你一脚。别装了,说话!”

麻野见诱惑无效,只得说道:“如今倭国是大兄皇子和中臣镰足处理朝政,巨势德多等人辅佐……”

这些人贾平安一个都没听闻过,为此不禁深深怀念着那些老师们,“说清楚!”

“中大兄皇子和中臣镰足杀了权臣苏我入鹿,随后掌握朝政。”

“他们如何看大唐。”贾平安看重的是这个。

倭国此刻经过中原的文化熏陶了多年,才将开化,可岛民的眼光都是一致的,刻在骨子里的秉性一直在迸发。

贾平安真心想不通,倭国在过些年竟然会挑战大唐。

那些人莫不是脑子进水了?

但他又想到了冒险主义。

从此刻往后看,这一段历史就是倭国不断冒险的历史。

大唐时他们发动挑战,出征新罗,然后白江口惨败,就此偃旗息鼓,乖乖的做小老弟。

随后便是大明时代,倭国国内混战一场,整合了各方势力后,丰臣秀吉野心勃勃,觉得可以一窥中原,于是冒险出兵,依旧是出征半岛,最后被帝国余辉的大明打的抱头鼠窜。

再后来就是近代,他们依旧是冒险一击……

这个弹丸之地养育出了一群野心勃勃之辈,他们一面卑微低头,一面目光炯炯的盯着你,但凡你以为他们是朋友,那么下一刻长刀就会从身后捅入。

在虚弱时,他们和孙子般的会低头学习,极尽谄媚之能事,让你觉得他们就是最好的小弟和跟班。

为何要培育他们?

贾平安一直不理解这等行径。

国与国之间的相处该是双赢,而中原多年以来的习惯却是单方面付出。不管是从战略上还是战术上,倭国并不能给大唐带来一丝好处,反而和百骑勾搭在一起,给半岛带来不安,让大唐的盟友新罗苦不堪言。

这不合适!

贾平安皱着眉,等不到答案,突然抬头。

麻野正在思忖怎么回答,见贾平安看过来,就准备媚笑。可却见那一双眼中冷冰冰的,竟然带着杀机。

他竟然想杀了我?

麻野心中一颤。

男人面对美人时总是会多一些怜惜或是不舍,可在贾平安的眼中这些情绪压根就看不到。

“你在消磨某的耐心!”贾平安微微眯眼,麻野赶紧说道:“是巨势德多,是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