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十州风云志 > 第十七章 少年(十二)

第十七章 少年(十二)(1 / 2)

     天才一秒记住「天籁小说」地址:www.tlxs.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所有能看见的地方都在冒出火焰,红色的,明潢色的,金潢色的,蓝色的,绿色的,白色的微火,烈火,猛火,暗火各种火焰争奇斗艳争先恐后地以各种方式各种方向从石缝中喷出,空气中莫名其妙地冒出,地面上点了油一样地烧起,还有从岩石中毫无征连天空都被升腾起的火光完全掩盖住,好像连天都在烧。好像这才是真正的天地洪炉,天与地皆成洪炉。

用不着多想,小夏就明白了这是那个长老是将大阵内中积攒的巨大火元之力全部释放出来。因为他身上和这地火阵相连的离火缚身咒几乎已经要被自身的力量撑破,但即便如此,和之前能抵挡热浪一样,这缚身咒始终和地火阵相连的同时又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他的脚下一片是唯一没有火焰喷出的地方。

隐约可见晕倒在地上的天火派弟子全部被火焰吞去了身形,没有道术运转防护,他们的血肉之躯也不会比其他人多能挨一下,连那边的莫离老道也同样不能幸免,还有徐少帮主也是,发给他的通行令在这狂暴的地火阵上也没有用。不止是这广场之上,整个天火派分舵,整个山头全部在喷火,唯独小夏身上这个本来是桎梏他用的缚身咒还能在这无边的火海中开辟一片小小的孤岛。

但是这肯定也支持不了多久,四周转眼间就炙热到了极限,就算是一头牛在这里。片刻之间也能烤得里外俱熟。如果不是小夏手脚快摸出一张水行符箓用出护身,他也早熟了。

小夏明白必须得尽快出去,但是他也没有抱头就朝外面冲,虽然看似到处都在喷火,但实际上各处却还是不同的,有些地方只是寻常的火焰,有些地方却是直接喷出的岩浆,那是他身上的离火缚身咒也不能抵消的东西。

这地火熔金阵是天火派的根本大阵。和地心真火隐隐相连,天火派在这分舵驻地之上的道术,阵法都是基于这个地火阵建立起来的。连同刚才祭炼朱雀蛋的天地洪炉大阵也不例外,所以小夏之前才在导引辟尘咒的时候有机会窥见其中一些阵法走向,加上之前莫离老道告诉他的。也算对这阵法有了三四分的了解,在心中推断了一下,他这才朝外跑去。

一个身影在不远处闪过,是唐轻笑,他居然也没有被这火海淹没,不过他则是仗着身周的一圈蓝色旋风。他现在显得很狼狈,好像跑了几个方向,却都被骤然涌出的岩浆和猛火挡了回来。他那种灵光符能抵挡的不过是寻常火焰,不用说那些岩浆,就算是猛烈一些的金潢色火焰都万万不敢去碰。如果不是身手敏捷反应迅速。他早就连尸首都没了。

“不想死的话就跟着我!”小夏大叫了一声。若是没事,他要怎么样小夏也懒得再去搭理,但现在却也不能见死不救。

唐轻笑显然还不想死。他身周的寒冰旋风已经微弱得看不见了,只是微微一犹豫,就马上飞身跳了过来。落在小夏的身边。

“为什么你刚才不出手拦住他们?只要是合适法术,应该能将他们拦下!”唐轻笑脸上的惊怒和失望还没褪去,原本以为已在掌中的灵火飞走,肯定让他一直到现在都还想不明白。

“你唐门暗器如此凌厉,哪里还轮得到我道家符箓?”小夏冷哼一声。“还有他们要怎么样又关我屁事?”

“你真的不是为那朱雀灵火而来?”

“我懒得和你说,不想死就跟紧点。”

唐轻笑跟得很紧。他的身法和轻功也很好,不管小夏怎么样忽左忽右,忽快忽慢,忽走忽停,都能恰恰跟在小夏身后两尺里,踩在那缚身咒开辟出来的无火之处。途中他还能拿出两个和之前一样的灵光符,一个用在自己身上,一个想了想还是扔在了小夏身上。

地上的火焰越来越猛烈了,而且小夏能够感觉到地火熔金阵已经在开始慢慢崩解,但是地底更深处却有一股更加恐怖的火力正在朝上涌来。看来那位天火派长老居然是沉入这死火山深处,将下面那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地心真火给扯了上来,誓要将这里的一切掩埋,不再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好在这时候他们也已跑出了原本布置天地洪炉阵的广场,外面的火势也远没有那么猛烈,想来只要再冲出去不远就能离开天火派分舵驻地的范围,那就能算是脱出生天了。

奔跑中的小夏忽然感觉肩头一痛,人整个横飞了出去,居然是后面的唐轻笑一掌把他拍开。他正要发火地喝问,就看见一个巨大的身影无声无息地从他身边掠过。

居然是那些在外巡逻的灵火猫,没有了人掌控,它们便只是自动地袭击所有进入这里的外人。这些周身都是火焰的妖兽和周围的火焰完全浑然一体,行动又毫无声息,小夏居然毫无察觉,还是唐轻笑发现了才一把将他推开。

小夏转头看去,唐轻笑这时候也跳上了一个岩石的屋顶。这外围的火势没有那么猛烈,而且屋顶上也没有地火熔金阵,倒也可以勉强立足,另外一只灵火猫的身影在他身边也是一掠而过,又旋即消失在周围的火焰中。也幸好那些火甲兵已经燃尽了本命灵火而消散,如果是还剩下一两个来对付他们,在这周围全是火的环境之中,他们干脆也不用再逃了。

“你不是能指使这种怪物么?快让它们滚开啊。”唐轻笑在屋顶大叫。

“那两只只是给那守门的弟子打赌赢来玩耍的,这些妖兽都有专门祭炼的信物来控制,这漫天大火的哪里去找?难道用你的唐门暗器对付不了么?”

“刚才我已试过了。我暗器上的毒没用。”

这等专门用道术祭炼而成的怪物不是寻常生灵,一般的毒当然没用。不过不是寻常生灵,也总是生灵。小夏想了想,大声说:“这灵火猫虽无自身灵智但还有妖兽本来的习性,脑子该是要害,而且终究还是血肉之躯,心脏应该也是致命之处。”

“但是我其他暗器都已用光。现在只剩蚊须针和无形砂,这怪物周身又全是火焰,射入皮肉已是不易。如何射得入脑子和心脏去?”

小夏不知道蚊须针和无形砂是什么,但只听这名字也知道大概是没什么分量的东西,被这四周的大火一烧。大概在半空中就已经软了,想了想只能大叫:“眼睛鼻子耳朵七窍不行么?你唐门弟子连这些也不知道,还要我来提醒?”

“那也要看得见才行。这些怪物本身就全是火焰,七窍只能看得见个大概轮廓,如今又潜伏在漫天大火之中,现身的一瞬间才能看见位置,哪里来得及看清?”

唐轻笑的声音听起来焦急无比,小夏心里也没好到哪里去。唐轻笑还能勉强察觉闪躲过去,他却没这反应和身手,如果那灵火猫从身后之类完全无法看见的地方扑来。等他察觉反应过来的时候可能也是脑袋被咬下的时候。咬了咬牙,从腰间摸出两张符箓,对唐轻笑高声说:“如今只有合力才能有一线生机,你快下来和我依墙站在一起,我用符法将这火焰暂时吹开。你定要把握时机将暗器由眼睛七窍射入它们脑子。”

唐轻笑立刻从屋顶跳下,和他一起背靠旁边的一幢石屋旁,小夏则将手中两张符箓合在一起,这是一张中品的旋风真空咒和下品的寒冰符。这弥漫四周的火不是普通的火,乃是纯粹用火元真力逼迫出的道术,根源是地面之下的地火熔金阵。再大的风力来也难以吹开火焰,只有用水行符箓才能奏效,但是普通的水行符箓范围又不大,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同时将这两张符箓之力结合在一起。

这其实是种极度危险的施放符箓的方法。联合符箓之力一般是要靠慢慢布置的法阵,而不是这样直接用出来,分心二用尚且不易,何况是全然不同的本来就要靠心神导引的法术?稍有差池,效果全无符箓毁去那还是好的,法术反噬把本来要发出去的法术全倒在了自己身上那才是真正要命的事。

但是现在已经根本没有时间去布置法阵,这种一般只有正统门派传承才有的东西他也根本不会,他现在只能仗着刚从那天地洪炉大阵中偷学来的一些门道,还有对这两张符箓的熟悉。那寒冰符是他亲手所制,真空旋风阵是中品符箓他还没那份功力绘制,却是出自师傅之手的,而师傅的手法他也熟悉得和自己的差不多了。

刚一开始还是满心焦躁,还有对着漫天火海中那两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窜出来的灵火猫的恐惧,但随着神思逐渐完全投入两张符箓中间,他慢慢地又进入了之前导引辟尘咒时的状况中,什么都抛开,什么都忘记,什么都不知道,脑海中只有对云纹,符箓中五行元力的触感,好像一个一头扎入海中的人,除了身边的海水,什么都感觉不到。

“还没好么”

小夏身边的唐轻笑满头大汗,手上的青筋贲起,五指间的蚊须针几乎要被夹断。他的一双凤眼睁大得几乎要滴出血来,还恨不得马上能换上一对猫的狗的甚至猪的耳朵,但是眼中除了火海熊熊的火海还是什么都看不见,耳中只剩空气在火焰中不断升腾的呼呼声,那两只可能已经在他们数尺外,露出尖牙利爪马上就要飞扑过来的灵火猫却好像完全和这火焰溶为了一体。

小夏没听见一样,依然还是那样双眼似闭非闭,好像快要睡着了似的。如果唐轻笑知道他绝不可能真的能在此时此刻睡着早就一个人朝外冲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