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十州风云志 > 第十章 少年(五)

第十章 少年(五)(1 / 2)

     天才一秒记住「天籁小说」地址:www.tlxs.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你是何人!”徐少帮主一下站直了,又惊又怒地一声大喝。

访问下载tt小说在这无比重要的关键时刻被人这样闯入打断,无疑让他惊怒到了极点。

这闯入的是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穿着一身劲装,脚蹬马靴,身后一张大红色的披风,满身都还是长途跋涉后的风尘之色,长着一张大饼脸,还是芝麻很足的那种半焦大饼,一片宛如繁星点点的红色暗疮密布在他那张泛黑的脸上,两颗黑葡萄似的牛眼直愣愣地盯着床前坐着的新娘子。

听到徐少帮主的怒吼,这大饼脸男子才把目光依依不舍地转向徐少帮主瞅了一下,不屑地冷哼一声说:“本人姓梁名洪涛,乃是昆仑派弟子,你这乡下帮派的小头目,听过我昆仑派的大名么?还有本人乃是小倩表妹的未婚夫,今

i乃是赶来接她去我昆仑派成婚的。”

“什么?”徐少帮主浑身一震,又是如遭雷击,目瞪口呆地转头看着床上的新娘子。

当然他也看不出什么来,因为这新娘子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只能面无表情地看着前面这个突如其来的未婚夫。幸好这位未婚夫也恰时地对目瞪口呆的徐少帮主补充说道:“你也不用吃惊,我与小倩乃是远房表亲,自幼青梅竹马,于十四年前在后花园私定终身,他父母也不知道。我十三年前随伯父拜入昆仑派,从此和小倩断了音讯,也还是小倩前些

i子托人给我送来的飞书,我才知道她居然被父母强行许配给你这废人。多亏我

i夜兼程千里迢迢地及时赶来,否则小倩跟着你这只能自渎的龌龊废人岂不是误了终身!”

这一番话只听得徐少帮主面上的表情五彩纷呈,忽红忽绿忽黑忽白,高声怒吼:“什么私定终身?十四年前我娘子不过才三四岁,儿戏之言也能当得真么?我们夫妻已然拜过了堂,正要行夫妻之礼却被你这无赖闯入坏了我的好事,居然还敢说我是废人?来人啊,来人啊!给我把这无赖汉给拿起来打个半死再说!”

徐少帮主好像终于醒悟到这是自己的地盘。放声高喊,不过四周却静悄悄地没有丝毫的回应,连那些多少应该还有些的宾客和下人们的响动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

“你叫啊。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没人听见的。”那名叫梁洪涛的大饼脸男子有些yin森地嘿嘿一笑,言语间又有掩饰不住的傲气。“你当我不做任何准备手段就强闯进来么?这洞房周围我早布下法阵隔去声音。你这荆州小地方的土包子见过这等法术么?知道什么是法术么?”

“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你给我等着!”终究是有些发憷这大饼脸男子自报的昆仑派弟子身份。手无寸铁的徐少帮主不敢亲自动手,转身就朝门外走去。亲朋好友都知道这洞房可能没什么好听的,甚至有些忌讳,因此周围连帮中弟子都没一个,还要走到别处去叫人。

大饼脸男子梁洪涛却没去理会。只是上前伸手去拉坐在床上的唐轻笑,柔声说道:“小倩,来,不用理会那废人,和你涛哥哥一起去昆仑山下享福去。莫说你家中父母和这小小的土包子帮派,便是天皇老子来也管不了我们。”

“狂徒住手!”眼看这男子居然将手伸向自己的新娘,徐少帮主再也顾不得去叫人,飞身一脚就踹向他的腰间。

梁洪涛也是早有准备。身形一转轻轻避过这腿。顺势转身一掌就拍向徐少帮主的胸口,身姿步法严谨,果然不愧是名门大派的弟子,身手明显要比徐少帮主高上不少。但是徐少帮主常年率领帮众在外,实战经验无疑要高出许多,急切间一跪倒避过。一拳朝梁洪涛身下要害处击去。梁洪涛连忙将掌势下压,拳掌相交一记。徐少帮主滚出去老远,梁洪涛则只是身子一晃。

“住手。”乘着这短短的几息时间。床上坐着的新娘子好像终于也弄明白怎么回事,想清楚该如何了,及时出声制止,对着得意洋洋的梁洪涛说:“梁厄表哥,多谢你不远千里为我赶来,但是如今我已和夫君拜过了天地,也已是他徐家的人了,所以我也已下定了决心就跟着夫君了,你还是请回吧。”

“啊?”徐少帮主是大喜,梁洪涛则是大惊,连忙开口说:“小倩你要想清楚啊,这荆州嘉水县的一个小小帮派,怎能和我道门正宗昆仑派相提并论?这只会自渎的废物怎能与我相比?实不相瞒表哥我可为小倩表妹你一直留着童贞之身”

“多谢表哥美意。只是为人怎能如此势利?我之前虽然写信与表哥,乃是因为委实不知这夫君是何等样人,也多听说了街坊邻里的一些流言蜚语,以为这门亲事换来的必定是无穷无尽的空闺折磨,但如今已然拜过了天地,有了夫妻之名,又怎能因为昆仑派势大又立即转投你处?何况我夫君的隐疾也非绝症,

i后自能慢慢料理得好,说不定我还能为他们徐家生下子嗣,生活也定能美满如意。如今劳烦你千里赶来,小妹实在是万分抱歉,也请表哥在嘉水县稍待两

i,待得我和夫君处理完这新婚之事后定当设宴赔罪。”

这一番话是如此的条理清晰,在情在理,周全周到,即便是那真正的曾小姐来也是万万说不出的。那徐少帮主只听得激动万分,气喘连连,虎目隐含泪光,口中念念有词说果然是我徐某人命中注定的娘子果然是我徐某人命中注定的娘子呀。而那表哥梁洪涛则是面色yin晴不定,忽而满面通红,忽而又面色灰败如死,那张大饼脸就像变戏法一样,看着唐轻笑的一双大眼中居然也是仿佛有了水色,终于他猛的一顿足,伸手从腰间摸出两张黄色符箓来,两手分持朝着床上的唐轻笑和旁边的徐少帮主一晃,口呼:“定!”

黄色符箓骤然化作两片清光炸开,被清光照中的唐轻笑徐少帮主两人则马上就僵住了,好像变作了木雕泥塑。徐少帮主还是那样虎目含泪低头自言自语的模样,唐轻笑却是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愕。手还微微要想扬起的样子,似乎在那清光下还能来得及反应一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