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十州风云志 > 第五章 马贼(五)

第五章 马贼(五)(1 / 2)

     天才一秒记住「天籁小说」地址:www.tlxs.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明月姑娘,你终于遛完马了吗。

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明月,小夏终于松了大大大大的一口气,差点就要一屁股坐下来。

“西狄人的高手?”一个马贼头目被这突然出现的女子吓得朝旁边一跳,满脸警惕地仔细打量。

“不对”另外一个马贼头目的脑筋似乎要比他更活泛一点,能看出这女子并不是西狄人的打扮,西狄人也极少有女子会出来作战的,更何况这女子刚才口中对这个面生得很的家伙所说的

“这小子是奸细!他刚才全是胡说的!”这马贼头目确实有些机灵,一下就判断出了真相,跳起来持刀就冲小夏砍去。

看着砍来的明晃晃的马刀,小夏躲也没躲,招架也没招架。既然手下,啊,不,是明月姑娘都已经来了,这些自然也不用他来担心了。

果然,明月姑娘的小手只是轻轻在这马贼头目持刀挥来的手腕上一拍,这马贼头目的手腕就格拉一声朝另一个很奇怪的角度偏了过去,这一刀自然也没砍中小夏,而把他自己另一只手的半个手掌削掉了。然后明月的身影一晃,依然又是数十个明月的身影出现在本来就已经溃不成军的马贼群中,她们或踢,或打,或拍,或是耳光,这一片的马贼们就全部齐刷刷地哀嚎着倒了下去。

数十个身影重新又重合成一个,明月出现在了那头还在四处乱撞乱冲的血妖牛面前,伸手轻轻地按在了血牛的额头上,然后这只暴虐血腥的巨大怪物就停了下来。

“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若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

依然还是那次给小夏解去蛊毒的经文,但这现在用在血牛身上好像也有奇效似的。随着明月口中的声音,血牛发出一声仿佛解脱似的长哞,先是三当家画在它身上的符咒渐渐消散,然后是身上那些融合了血的泥土纷纷掉落,露出下面的黑牛真身来。黑牛那双原本满是血丝的眼睛也逐渐恢复清明,看着面前的明月流下两滴大大的眼泪,这才倒地死去。

一时间,刚才还喧闹无比,厮杀震天的这处山坳一下就突然平净了下来,只剩满地哀嚎的马贼。那些死守在货车旁的人则傻愣愣地看着场中孤零零地站着的小夏和明月。

不过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还有着一处依然是杀得激烈,杀得酣畅淋漓,杀得欲罢不能的,就是大当家和那少年剑客的一对。

大当家口吐白沫,满脸狰狞,对这边发生的事他好像一点都不关心似的,像一只疯了的斗牛犬一样把全副精神全部心思都放在了面前的对手身上,什么也不顾不管只管抡刀乱砍。少年的身影在漫天的刀光中好像海面上暴风雨中的一叶孤舟,但无论这风雨多大暴雨多狂,他都能险之又险的漂浮在上。

大当家根本没理会这里的状况,反倒是那少年剑客还能抽空看了一眼,对这边发生的变故露出满脸的惊讶。

“大家快去救阿笑!”那为首的中年壮汉终于是回过神来,喊了一声,带着几个还没怎么受伤的一起朝少年剑客那边赶去。经过小夏和明月身边的时候急匆匆的一抱拳:“多谢两位出手相救,待我们去救下同伴再来向两位道谢。”

“为什么要去救?”明月看了一眼那少年剑客,皱了皱眉头,她一般很少出现这样的表情。“那个家伙不是好人。”

明月的声音并不大,也不是说给其他人听的,中年壮汉和那几人都没听到。而听到了的小夏则仔细看了看那激烈无比的战团,居然也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个少年剑客确实是不需要去救的,当然是不是好人这点他就不好说了。

这时候,那边久战不下的马贼大当家似乎是发觉了自己已经穷途末路,居然疯了一样丢掉了双刀,空出了双手拼命朝前一扑向少年抓去。但是少年只是身形一闪,就已经让过了他那巨大笨重的身体,然后举剑刺向他后心。

“阿笑,留他一命。”小夏突然高声喊道。

小夏的声音响起,少年的剑尖已经刺入呼延宏达的后背,闻声顿了顿,但一顿之后还是去势不减,依然一剑将大当家穿心而过。

“切,这家伙”小夏咂咂嘴。活的和死的赏的军功那又不一样了。

这时候马队中那个少女也在跟着朝少年剑客那边跑去,闻言扭过头来好奇地看着小夏,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问:“你认识阿笑?”

“不认识。”小夏摇头。“你们刚才不是那么叫的么?”

少女跑出一段之后,旁边的明月忽然扭过头来看着小夏,说:“夏道士,你真的很会骗人呢。”

“不是没骗到你么。”小夏苦笑。这半人半妖的少女心思纯净剔透,说不定还有传承自赤霞大师的佛门观心神通,他还真的没想过去骗她。

明月看着远处的少年剑客,皱了皱鼻头,吸了吸气,好像真能闻出来坏人的味道一样,再次说了一句:“那家伙不是好人。”

“明月姑娘,你觉得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呢?”小夏突然很想知道她对这两个概念的定义。

“做好事的就是好人,做坏事的就是坏人。”少女回答得很简单,也很理所当然。

“那什么是好事,什么是坏事呢?”

“好事就是好事,坏事就是坏事。”少女奇怪地看了小夏一眼,好像很不解他怎么会问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

###

入夜了,尽管山风吹了足足两三个时辰,但丘陵下的血腥味依然隐隐能传上来。

马队就在靠前一点的丘陵上扎下了营,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了,他们也要治疗伤者,不可能再前行。马队中为首的那个中年壮汉还邀请小夏和明月一起留下,说是要感激他们。一直急着赶路的小夏也好像不急了,答应留下,明月自然也跟着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