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十州风云志 > 第六章 少女(三)

第六章 少女(三)(1 / 2)

     天才一秒记住「天籁小说」地址:www.tlxs.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那两只机关兽有如此威力,胡香主怎么不早些施用出来?”

灭怒和尚半裸上身,一身如铁似钢的筋肉上有数道伤痕,却并不深,连血都没渗出多少来,也不知道是白衣少女留下的还是没完全躲开刚才机关兽的金铁旋风。有大威德金刚法相的护持,即便是不能主动运用法力,这位护法金刚的一身功力依然高深莫测。现在他怒瞪着双眼看着胡茜,轰轰隆隆的声音中依然好像满是怒意怒火,和平时间一样,很难让人判断他现在是不是真的在发怒。

“金翼旋风斩对机括负载太大,用过一次之后那只鸟行兽差不多等于废了,阴火犬的熔金炙焰也只能喷上一次,不到万不得已的最后关头当然不能轻易使用。”胡茜冷淡平静的声音从头盔下传出来,好像也很有道理。“何况机关术只是机关术,威力大则大矣,比不得千锤百炼的法术拳脚能收控由心,那妖孽法术诡异难测,不见得能伤得了她,反而定会波及友人同僚。若是尚有回旋余地,我也是万万不愿使用。”

“原来如此。”灭怒和尚点了点头,依然还是一脸的怒容,也看不出他是不是真的明白了。

事实好像真的也就是如此,剩下的几人几乎全死在了那两只机关兽的突然爆发之下,就连那个只被火焰烧到腿的高手也没了生气,那火似乎不只是温度奇高,而且还有毒。现在除了灭怒和尚和胡茜,还坐在地上的小夏之外,就只有那边正挣扎着站起来的苗疆大汉还能动弹。

苗疆大汉没有死。白衣少女那一脚划过,在他身上拉出了一条从左肩一直右腰的巨大伤口,伤口很深,再深上一点就足够把他胸腹里的内脏全都稀里哗啦地倒出来,他正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扯下衣服撕成长条把自己捆扎起来。

“我们要快点走,快点回去……”云州男子很害怕,但不是害怕自己身上这几乎把身体分成两片的伤,他捆扎伤口的动作慌乱随便,眼神四散,脸上的表情很古怪地抽搐。

“你强引兽灵附体了?”胡茜冷冷地问。她并没看见刚才云州大汉吞吃骨镯,但能看见他现在的模样,也能猜得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原来那两只兽灵的主人不是你?”

“是我妹妹,我妹妹给我的兽灵……不是我的,不快点找到她的话就糟糕了…”云州大汉好像是在回答,好像又是在自言自语。

“你妹妹还在洛水城?”胡茜突然问。

“她可能先回云州去了。糟糕了,糟糕了。”云州大汉抽筋一样的自言自语,如果仔细看,能看出他连模样似乎都和之前有了些不同,但具体哪里不同又好像不大看得出来。

胡茜哦了一声,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好像那头盔中某个机括不经意弹出来的响动,冷静得有些渗人。

“怎么…终于降服那妖孽了?”一个满头鲜血的人从地上晃晃悠悠地坐了起来,是青州大侠李玉堂,原来他也没死。之前从少女手中扔回来的三节棍砸在了靠在一起的三个剑手头上,他就是其中一个,但也不知是他的身手要好上一点还是运气要好上一点,另外两个的脑袋都被砸得像烂西瓜一样,他就只是被砸晕了过去。

加上他,这一共活下来的就有五个了。确实只有五个,再不会有漏过的了,这地上的尸体连大体完整的都没有两具。

“少帮主呢?!”李玉堂一声急问,才让其他几个人想起他们来这里的根本目的。

少帮主已经死了。死在离他们不远的一株大树后,像屠夫案板上的狗一样,被一根树枝穿过了脖子钉死在了离地一尺的树身上。

大概是看见了这些救兵似乎不是白衣少女的对手,少帮主想趁乱自己逃跑,但是白衣少女也没忘记他,随便分了一个身影过来将他钉在了这里。那张被剥下来的皮少帮主居然还捡了回来想重新套在了自己身上,只是因为剧痛和那皮有些变形,只套上了一半,歪曲鼓胀的皮囊胡乱裹着筋肉凸显的肢体吊在半空,诡异得有些滑稽。

“和我等周旋中也不忘杀害少帮主!那妖孽毒辣若此,简直天理不容!这叫我们如何回去向白老帮主交代?”看着半空中的尸体,李玉堂这位青州大侠怒不可遏,几乎忍不住要去把地上的白衣少女一剑斩死。

按道理来说,即便只是具尸体也该把少帮主带回洛水帮总舵,但李玉堂却认为这样一具被活剥了皮的尸体直接出现在盼子心切的老帮主面前未免刺激太大,说不定大恩成仇,反而还要迁怒于他们,不如先将白少帮主葬在此处,只将死讯带回去,让白老帮主有个缓劲,不至于忘了他们舍生忘死和这妖孽搏斗的功劳,之后白老帮主再想给儿子重新葬个风水宝地,那也由得他了。

李大侠的这个主意其他人并不反对,或者说根本不在意,相比起一个死人,活着的无疑更重要得多,即便那不是人也好。

###

白衣少女卷曲着身子闭着眼,只是睡着了一样躺在地上。她原本一尘不染的一身白衣现在才开始渐渐被地面的鲜血染上殷红,美得好似精灵一样出尘的容颜上是一脸的恬静,无论怎样看都和周围四处散落的血肉残肢格格不入,但偏偏这幅地狱般的景色都是她刚才亲手一笔一划画出来的。

“这妖孽……怎的还不显出原形?”看着地上不再动弹的白衣少女,李玉堂并没有走得太近。脸色也有些难看。“难道连张天师亲手所绘的灵符也不能完全镇住这妖孽?”

无论妖魔鬼魅,被镇压收复之后不能运使法力神通,那变幻出的外形相貌自然就会消失,但这白衣少女的模样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不可能。张天师亲手所制的锁妖符至少也有上六品,这妖孽虽难对付,不过是法术诡异而已,顶多只算上一二品之间的结丹大妖,灵符之下应该绝无半点反抗之力。”胡茜摇了摇头。神机堂的分级法也许不是百无一漏的精准,但在多数情况下确实也是很能说明问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