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九章 不忍与茫然

第九章 不忍与茫然(1 / 2)

     天才一秒记住「天籁小说」地址:www.tlxs.com  我欲封天更新最快!

此术三层一旦施展,顿时让赵武刚肉身强悍数成,就连速度也都刹那快了不少,带着狞笑与贪婪,直奔孟浩扑去,锋利的爪牙,在阳光下寒光闪闪。

此术赵武刚极为自信,他断定孟浩必是先吓破心神,就算是逃,今日也难逃自己手掌。

“让你跑,在赵某的术法下,你逃不掉。”赵武刚笑容狰狞,声音带着森然,回荡四周。

几乎在赵武刚兽化的瞬间,孟浩在前逃遁,余光看到了这一幕神色先是一愣,随后仿佛想到了什么,露出古怪的表情,他怎么也没预料到,这赵师兄居然会这么一种法术,那兽化的样子,像极了被铜镜爆掉的那些野兽,甚至在某些方面,此刻的赵武刚全身毛发的颜色与茂盛,要超出那些凶兽太多。

孟浩神色越加古怪,仔细的看了眼此刻的赵武刚,那全身浓密的毛发极为耀眼,使得对方整个人看起来如同金毛兽王一样。

他这幅表情落入赵武刚眼中,让赵武刚内心有些诧异,凝气三层的妖化,他尽管在修为突破时尝试过,可如今还是第一次表现在人前,孟浩神色的古怪,让赵武刚内心不喜,冷哼中双眼内露出杀机。

“这个……铜镜应该会比较喜欢吧。”眼看赵武刚兽化之后速度暴增,很快就拉近了距离,吼声回荡时,孟浩咬牙之下毫不迟疑的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立刻铜镜在手,带着神色中的古怪,向着此刻正得意威武霸气的赵武刚蓦然一照。

这一照之下,孟浩立刻感觉到手中的铜镜瞬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炙热,甚至比之前遇到妖兽时还要强烈,仿佛有种强烈的渴望从其内喷发出来,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气仿佛要冲破这铜镜般,刹那宣泄出。

赵武刚身子猛地一跃,神色狰狞杀机弥漫的瞬间,他立刻感受到在自己的体内,竟不知为何突然多出了一股气,这股气很是狂暴,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使得他的身体看起来,不时有地方鼓起,让赵武刚面色一变,这股气让他五脏六腑剧痛,危机强烈的涌现,他下意识的气沉丹田,就要将这股气逼出体外。

但这气息之强,仿佛是在他体内寻找薄弱的地方要冲出,随着赵武刚气沉丹田的举动,立刻这股气直奔他臀部而去,刹那间,剧痛撕心裂肺般的传来,这剧痛来的突然,让赵武刚下意识的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这叫声,他这辈子都从未发出过,因为他这辈子从未有过这种让他难以置信的经历,他浑身猛地哆嗦,看向孟浩的目光带着至极的愤怒,甚至双眼都出现了血丝,杀机强烈到了极致。

“赵师兄,今日到此结束如何,我不难为你,你也别难为我,可好。”孟浩心脏狂跳,这是他第一次与人打斗,连忙把镜子死死的盖住,对方那凄惨的叫声让孟浩内心一震,很是不忍,对方毕竟是人,而非妖兽。

“你个小杂种,老子今日不但要杀了你,来日山下找到你的家里,再去杀你全家,辱你父母全族,如此方可泄恨!!”赵武刚眼睛通红,剧痛已让他发狂,此刻大吼一声,身子直奔孟浩扑去,爪子带着锋利,似要将孟浩活活撕开。

孟浩尽管是个书生,尽管没与人打斗过,但也有血性,听到赵武刚的话语,他眼中猛地露出杀机,此人已无法去讲道理,明明是来招惹自己,自己看他凄惨不忍继续,可竟还口出如此言辞,是人都有几分脾气,孟浩退后几步毫不迟疑的抬起铜镜。

赵武刚还没等临近,立刻又一轮轰鸣再次传来,他又一次感受到了体内出现了那股让他惊恐的气,有了之前的教训,赵武刚立刻守护体内,使得这股气无法宣泄,可就在赵武刚放下心事,这股气游走他全身,轰的一声,竟从他的左耳直接爆开宣泄出去。

那剧痛瞬间强烈的数倍,使得他的惨叫凄厉的难以形容,左耳瞬间粉碎,喷出大量的鲜血。

连续的剧痛让赵武刚头痛欲裂,面色苍白,神色骇然,看向孟浩的目光,露出滔天的疯狂与愤怒。

“我要杀你全家,我要灭你全族,我要让你全族都体会这样的痛苦,哀嚎而死!!”赵武刚忍着剧痛,左耳已聋,再次扑向孟浩,一副今日若不杀对方决不罢休的疯狂。

“给脸不要脸!”孟浩也是一愣,他从未见过这镜子居然粉碎了对方的耳朵,但很快脸上厉色一闪,身子急速退后,手中铜镜再次一照。

“孟浩!!”赵武刚声音惨烈,右耳也直接粉碎,双耳已隆,他神情已经不再是狰狞愤怒,而是前所未有的恐惧骇然。一股难以形容的惊恐浮现心神,他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猛地转身,就要逃遁,此刻他再没有任何思绪去寻孟浩的麻烦,身心的恐惧让他身子颤抖恨不能立刻逃出山峦,但也打定了主意,过了这一次,自己定要带人将孟浩残杀,让其亲自尝试这种痛苦,更要将那该死的铜镜抢走。

但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孟浩手中的镜子第一次脱落了他的手掌,瞬间追去,仿佛这镜子本身此刻兴奋到了极点,竟追着赵武刚,不知连续散出了多少次冲击,只能看到赵武刚的双眼露出绝望,挣扎中仿佛有种力量按住了他的身体,不受他的控制,惨叫一声强过一声,身子已无法逃遁,而是被抛在半空,左耳、右耳,胸口,大腿不断地从内爆开。

一道道气的宣泄,使得鲜血喷发,也就是十多息的时间,赵武刚的双眼已经黯淡,他的身体也从兽化中快速的恢复了人形,毛发消散,许是这个原因,那铜镜失去了兴趣飞回,使得赵武刚的身体终于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鲜血满地,赵武刚睁着眼,已然气绝,那目中带着恐惧与绝望,让人望之不由的会打个冷颤。

孟浩看着赵武刚的尸体,倒吸口气,看着那铜镜在半空飞了一圈,重新落在了自己的手中,拿着此镜,孟浩身子颤抖,目中露出敬畏,平日里看那些野兽被爆掉倒也没什么,可如今看着一个活人如此,尤其是身体很多位置都血肉模糊,孟浩身体一颤,觉得这镜子血腥到了极致,甚至让他有种想要扔掉的感觉,手一松,这镜子落在了地上。

他毕竟是个书生,这镜子刚开始还觉得有些意思,可此刻却越发觉得此镜阴森诡异至极,隐隐与他心中的儒道思想相悖。

沉默了片刻,孟浩内心极为复杂,眼中露出茫然,他心里还认为自己是云杰县的书生,与人都是将道理,从未打斗,更不用说此刻杀人,这思想与行为已根深蒂固,轻易很难改变,使得孟浩在这沉默中,内心也有了挣扎。

“儒道礼乐仁义,寻讲理道,不可行凶,宗门讲弱肉强食,简单的四个字,我明白其道理,可真正出手时不一样……”孟浩身体颤抖,更有后怕,半晌后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默默的走向远处。

可也就是走出了十多步,孟浩猛的一咬牙,转身快速走向赵武刚的尸体旁,取下对方的储物袋,右手抬起一挥,立刻火蛇出现落在赵武刚身上。

一条火蛇不足以焚尸干净,孟浩中间吞下凝灵丹,一连扔出了三条火蛇,这才让赵武刚的尸体渐渐干枯成为了认不出身份的焦尸。

又吐纳了少许,咬牙连续扔出两条火蛇,才将那尸体化作了灰迹。

望着地上的铜镜,孟浩挣扎片刻,咬牙起身捡起,将它握的更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