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2章 南域四帝

作品:《逆天邪神

    天才一秒记住「天籁小说」地址:www.tlxs.com 逆天邪神更新最快!

    南神域,上古时代诸神所居地之一,后来成为神魔之战最惨烈的战场,也因此,神界之中,南神域有着最多的神力传承和神遗之器,以及……诸多不为所知的魔遗之物。

    邪神逆玄在舍弃创世神之名后的隐居之地,亦处于如今的南神域之境。

    与东神域一样,南神域亦由四王界所雄踞。其中以南溟神界为首,十方沧澜界次之,紫微界与轩辕界实力相近。

    虽同为王界,但紫微界与轩辕界相对弱势,地位近似东神域的星神界与月神界。但与之截然不同的是,星神界与月神界亘古为敌,而紫微界与轩辕界则为了巩自身在南神域之势,两界多年合纵,帝族互通联姻,从无大的摩擦,犯其一便等同犯两界。

    两界联合之力虽依旧不及南溟神界,但足以胜过十方沧澜界。因而,南神域的王界之势,远比东神域要更加平衡稳固。

    当年绯红之劫的真相,东神域王界在极短时间内的接连陨落,以及云澈那让人悚然的狠戾手段……东神域之变,让相距遥远的南神域亦处于持续的动荡之中,情绪的起伏亦混乱而复杂。

    而无数从东神域逃至的玄者,亦在无形间中放大着南神域的惊惧与恐慌。

    同为王界,东神域王界接连陨落的消失传来时,他们所受的冲击毫无疑问远胜普通星界。而南域四王界中,最为平静的则毫无疑问是南溟神界——这是属于南域第一王界的笃定与傲然。

    今日的南溟神界气氛非同平常,尤其是核心的南溟王城,各种玄阵闪耀,玄光蔽日。

    因为今日,是南溟册封太子的盛典之期。

    对南域第一王界而言,册封太子毫无疑问是大事,因为那是在向世人宣告未来的南溟之帝。而太子人选早已举界皆知,只是这个时间却格外的怪异,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不但比传闻中提前了大半年,而且决定的格外仓促。时机上……东神域刚沦陷于北神域,南溟神界最该做的事是引领南神域全神以对,按理说最不该行此盛事。

    而很快,南溟神界的无数玄者便越来越清晰的嗅到了诡异的味道……随着两艘王界主玄舰的同时到来,紫微帝与轩辕帝联袂而至,帝威凌世。

    册封太子,又不是新帝登基,遣一两个麾下的神力传承者到来庆贺已是足够,而此番,紫微界和轩辕界的两神帝竟皆是亲临。

    半个时辰后,一片庞大的阴影携着一股骇人威压快速飞掠于南溟神界。众玄者抬头看去,随之脸色皆变。

    那是一片青黑之影,百里之巨,鳍若天刀,眸若海渊,微露的利齿反射着惊魂刺魄的寒芒……赫然是一头巨鲨。

    它的威名,南神域无人不知。

    “沧海怒鲨!”

    无数的南溟玄者发出惊吟。这只巨鲨是十方沧澜界的镇界凶兽,亦是其神帝的专属坐骑。

    也就是说,释天神帝也已亲临南溟神界!

    一场立太子的大典,竟让南域诸神帝全部亲临。任谁,都能一眼窥出其中的非同寻常。

    巨鲨之影停驻在了南溟王城的上空,苍释天从空而落,身后只跟随了两人,一男一女,皆是一身蓝衣,赫然是两大海神。

    随着苍释天的落下,王殿之中,北狱溟王南飞虹迎出,微微躬身:“恭迎释天神帝,王上已是等候多时,请。”

    苍释天未发一言,面无表情的径直走入王殿之中。殿中已是摆满盛宴,紫微帝、轩辕帝皆已在坐。看着苍释天走进,南万生起身而笑:“释天神帝,恭候多时。不过看起来,你的心情似乎不是那么愉悦。”

    苍释天扫了紫微帝和轩辕帝一眼,平日里万般骄狂的他却是露出一抹有些阴森的淡笑:“怎么?幸灾乐祸?”

    “岂会。”南溟神帝微微眯眸:“两大海神被人暗杀,这是属于整个南神域的大祸。若释天神帝那边有所眉目,只需一言,本王,还有紫微、轩辕两位神帝自会全力助之。”

    “呵呵,这是自然。”紫微神帝手抚长须,笑呵呵的道。

    “此事,当真不是北神域那边所为吗?”轩辕帝正色道。

    “呵,在和东神域恶战的同时,却伸出如此可怕的暗手来招惹我十方沧澜界?本王可不认为云澈和魔后如此之蠢。”苍释天冷哼一声,斜了南万生一眼:“若这是北神域的手段,以云澈与南溟神帝的恩怨,怕是也该先落于你南溟的身上。”

    殿中的两大溟王和众溟神微微色变。

    说完,苍释天身影一晃,便要入座右侧最前的尊席之上。身为南神域第二神帝,他为南溟之客时,一直都是入座首席。

    “释天神帝,”东狱溟王却忽然出声,抬手道:“你与两位海神的席位已然备好,请入席,如有所需,尽可吩咐。”

    东狱溟王所指,赫然是左侧的第三席位。

    苍释天侧眸,毫无怒意,反而诡异一笑:“原来如此。”

    语落,他身影虚化,真身已然入座,歪歪扭扭的斜于坐席之上,再次开口道:“这么说来,龙神界确定会来人了?”

    “当然。”南万生道:“堂堂一个宙天神界,被一天之内屠了个干净,浩大月神界,说没就没了,梵帝神界还没行动,便已经跪下了。如此,龙神界怎么可能还坐得住。今日,对龙神界而言,亦是一个他们很需要的契机。”

    “龙皇呢?依然没有动静吗?”苍释天的眼眸诡异的一闪。

    “没有,这也是西神域最奇怪的地方。”南万生道。

    “东神域沦陷至此,就算是天大的禁忌,众龙神也早该禀告龙皇。但直至今日,龙皇依旧毫无踪影。”紫微帝缓缓道:“而且,‘龙皇闭关’这四个字,本就不正常。”

    早在十几万年前,龙皇便已达当世的极限,一个认知中不可能再有任何突破的真正极限。也因此,他根本不需要什么闭关。

    “如果龙皇至今依旧对东神域之变一无所知的话,他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便是太初神境。而哪怕处于太初神境中,九龙神也定有寻到他,或向他传音的方法……除非,他在做的事过于重要和‘禁忌’,而自我封闭所有找到他的方法,从而不被任何人打扰。”

    “若当真如此,究竟是什么事,竟会让龙皇做到这般?”轩辕帝道:“而且这个时机,也着实太过巧合。”

    “这般揣测只会自扰心神,龙神界的人来了,自可知晓端倪。”南溟神帝微笑道:“而且那毕竟是西神域的事,我南神域该做的……皆在今日。”

    场面出现了刹那的凝重,南溟神帝眯起眼睛,慢悠悠的问:“你们猜,云澈会带多少人来呢?”

    这场太子册封大典的真正目的,他们,以及北神域一方都心知肚明。

    云澈应邀,已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开头。而他以何种阵势到来,便基本代表着他对南神域的态度。

    “哼。”苍释天低沉一笑:“相比于此,本王对那魔后,更感兴趣。”

    “释天神帝放心,魔后一定会来。”南溟神帝微笑淡淡,自信满满的道:“北神域对东神域的布局,再怎么也不可能是出自云澈之手。北神域之势,云澈为魔主,魔后才是核心。一则,她不可能放心云澈一个人来,二则,她又怎么会放弃这次踏足南神域的机会呢。”

    苍释天也微笑起来:“看来,南溟神帝对今日这场‘盛典’,已是成竹在胸。”

    “不不不,”南溟神帝却是摇头:“有些东西,不需要想的那么多。毕竟,这片土地的主宰,可都在这里了,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

    南溟王城正门之外,一个小型的黑色玄舟缓缓而落。

    云澈缓步踏出,身后,是阎一阎二阎三。

    王城城门自带天威,无人敢近。而随着云澈的缓步走来,那些南溟城卫却全部如被定身,无人动弹,无人出声,唯有他们的眼瞳在剧烈的瑟缩。

    虽然从未真正见过云澈,但他的影像,在这段时间早已深种所有南溟玄者的心魂中,他们一眼便可识出。

    而让他们如此惊悸的,并非云澈的到来,而是……云澈后方的那三个黑影。

    身处对黑暗玄者见之必诛的南神域,他们从未承受过如此恐怖的黑暗威压,而且还是三股。

    当三阎祖的黑暗气息临下时,有着神王之力的他们竟是眼前发黑,视线中不见明光,整个人仿佛在快速坠向一个无底的黑暗深渊……永恒黑暗,永无尽头。

    “劳烦通报南溟神帝,北域魔主云澈应邀而至。”

    站到城卫面前,云澈拿出请柬,神色、声音都颇为平和。

    云澈的声音之中,眼前的黑暗一瞬间破碎,众城卫全部身躯剧震,如同做了一个黑暗噩梦。为首的城卫慌忙垂首,声音战栗:“恭……恭迎北域魔主……吾王已等候多时,在下这便去通报。”

    王殿之中,南万生的耳边响起了来自城卫统领的传音:“王上,云澈已至,正……正侯于主门之前。”

    “……”南万生微微皱眉,随之低沉的道:“侯于?他没有直接闯入?”

    “是。”

    “他带了多少人?”南万生问。

    “三……个人。”

    “……”南万生目绽异芒,这一切,都和他预想的很不一样。

    尤其……云澈居然只带了三个人,便踏入他南溟王城!?

    “速将他引入王殿!记得,不要失礼。”

    “是。”城卫统领的声音依然有些发抖。想到那三个只是瞥一眼便全身蔓延恐惧的黑影,再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有半分失礼。

    在城卫统领战战兢兢的引领之下,云澈正式踏入南溟王城……这个象征南神域最高权势的核心之地。

    作为南神域第一神界的王城,它的气场和梵帝王城全然不同,带给云澈最直观的感受,便是极尽奢华,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甚至每一缕气息,都透着奢侈与华贵,折射的,亦是一种毫不掩饰的穷奢极欲。

    云澈目光微动,嘴角微微斜起一个极轻的弧度。

    真是个富丽堂皇,华贵耀目,让人迫切想要毁尽的好地方!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