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 > 四百四十章:注定的破裂

四百四十章:注定的破裂(1 / 1)

“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弥锦笑得高深莫测,好似胸有成竹弥震却听得一头雾水:“什么都不做?”

“对。”弥锦点点头,解释道:“一百六十万西陵平民,需要多少粮食养活?唐家便是粮食再多也不够拿出来接济平民的,即便是为了招揽杜沙也不可能。”

这就跟呈州遭遇水患,两族去接难民是一个道理,普通平民连成为难民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们没有价值。这场洪水与以往最大的不同便是会将整个西陵淹没,同时也包括了西陵境内所有的耕地,这也意味着在未来几年,粮食都是龙州西部最重要的战略物资,谁有粮食,谁就有话语权,直至陵江河道重新稳定下来,世家重新划分好地盘。

“赤霞山是一座矿山,土层很薄,只有很小一片土地可以种植也就是现在赤霞村的所在,但杜氏不过千余口人,即便年年存粮存上百年,也无法供给这么庞大的人口。”弥锦挥了挥手做了个下劈的动作:“便是将人口砍去一半只余八十万,杜氏也没有养活他们的能力。可你认为这位悲天悯人的杜大侠会看着百万民众饿死在他眼前么?”

为何平民在氏族眼里这样不值钱,因为这批人缺乏对自我清楚的认知,但凡日子稍微过得去,他们就跟兔子一样繁殖生育。随着孩子数量的增加,他们的生活会越来越贫瘠,别说练武了,就连吃饱穿暖都成了奢望。

而这样紧绷的生活只需要一场小小的天灾或是一场饥荒,便会让平民成千上万的死去。人口根本不用刻意控制,因为天灾人祸会自动将平民的人口控制在一个合适的水准。

反正等灾荒过去,不出二十年就又有一大批新的平民出现,所以平民数量对弥锦、唐志这样的豪门之长来讲,只是一串数字而已。

而弥锦点出关键后弥震也听出味道来了,便询问道:“所以您认为杜沙会和唐罗闹翻?”

“极有可能。”弥锦点点头,胸有成竹:“救下一百六十万平民,却让他们生生饿死在赤霞山上,这要比让洪水将他们冲走更残忍,杜沙当然会朝唐氏要粮,甚至不惜将自己当成筹码,但他需要的可是能养活一百六十万人的粮食。即便再想招揽杜沙,唐氏也不会拿出这些粮食的,因为西陵有着比杜沙更重要的招揽对象现在还未表态。”

“您是说萧家与九大望族?”弥震一下子便反应过来了。

若是将西陵的武力分作十二份,唐氏弥氏共分其中八份,萧氏独占一份,其余世家共分三份。

在这三份中,曹、王、别、潘、万、白、裴、韦、朱九大望族无疑是站在西陵顶层的氏族,而这九大望族的站边才是弥家应该争取的重头。

但谁能想到肩负梳理新城民心重任的弥申不但以很少的力量完成了镇压,更是抽出手来让潘、别、白、万四大望族下定决心投靠弥氏,这场关于西陵世家争夺的比斗还没开始,弥氏就已经赢了一半,一想到这儿,弥震便有些兴奋,忍不住赞叹道:“少族长深谋远虑,这步棋走得真是漂亮。”

弥锦点了点头,眼中也有些笑意,弥申的惊人表现也许是弥楚死后弥氏唯一值得高兴的事儿了。

……

正东、正北、正南、正西。

自带全城广播的唐罗加上速度惊人的仙风云体术,只花了一个时辰便在西陵上空打了个圈,音浪卷着白云震荡八方,以他强化过的目力能够清楚的看到平民们一个个跑回自己的家,将地里半生不熟蔬菜粮食都装进麻袋,还有那一口口腌缸恨不得就背在身上。

当然还有一家几口为了家具而争吵的场景,作为平民来讲每一件家当都是好不容易攒下来的,拥有三天准备时间的他们根本不想放弃任何物资,甚至连锅碗瓢盆都不想丢下,有好几户人家都将屋内的东西搬到院中,开始进行整理打包,想要一起带上赤霞山。

再看了那么多愚蠢的行径后唐罗已经没有力气生气了,只有三天洪水就要来了,不将最后三天宝贵的时间用来寻找食物囤积,反而纠结在身外之物上也是没谁了。

好在平民中并不全是这样的蠢人,也有不少聪明的,他们将家中的房门拆下用棉被绑在身上,带着食物家人便往东边赤霞山上跑。

更有聪明的带着斧头便往城外的林中跑去,整整三天的时间足够他们轧制木排、竹排,这样就不至于在洪水来临时只被困在原地。

但最聪明的还是那些小型的世家,虽然不像大型世家如发条般迅捷凌厉,但家族的任务分配也有条不紊。

有人伐木、有人屯粮、有人收集药品、有人统领族人撤退,也许每个世家都有草包二世祖,但每个世家都会有能人,仅仅从效能上来说,世家便超过一般平民家庭不知凡几。

但比平民更优秀不意味着不会犯蠢,俯瞰大地的唐罗看得真切,很多世家并没有往城东赤霞山走,而是朝着城外的矮山、丘陵跑。

毕竟根据以往的经验,西陵有史以来最大的洪水不过到了成人胸膛,持续不过三月便退洪,所以他们认为寻一座矮丘避难足以,不能说错,只能说经验害死人。

可唐罗丝毫不为这些人担心,因为就算他们发生事有不对,家族的武者还能够带着他们逃离,世家的容错率就是那么高,根本不用多加照顾。

做完广播任务的唐罗直落城西星辰阁,他要找花吉交代一些事。

应宏远一身铠甲抱着长刀站在平台上闭目养神,花吉跟个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转,当他看到唐罗,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到跟前,哭丧着脸道:“少爷,您可来了。”

“怎么了?”唐罗皱着眉头,花吉作为自己的直系臣属,难道还用为洪水担心么,真是不太理解这表情因何而起阿。

热门推荐
王牌自由人 无限先知 天国的水晶宫 我真是学神 九龙拉棺 都市之少年仙尊 迈向克里玛莎 车神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