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 > 四百三十章:承认

四百三十章:承认(1 / 1)

当唐罗走入宗所的时候,族长唐志已经从新城回来正与六长老唐高旻在礼堂后厅中讨论关于粮食分配的问题。

“族长,六长老。”唐罗面无表情,朝着两人拱手见礼。

两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族长唐志了然一笑,挥挥手屏退了左右武士,对着唐罗道:“你知道了?”

“呵”唐罗扯了扯嘴角,不知如何回答族长的问题。

知道啥?他隐隐猜到三和中的地和便是这场洪水,但他真的很怕这个猜测是真的,因为一旦坐实,便意味着陵江河口的大山,并非被洪水冲毁,而是人为。

整个西陵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弥氏太上与唐氏首座,而能不动声色做到这一点的,只有自己的父亲,铸神魂时融合了凶兽土麒麟魂魄的唐森。

深吸一口气,将杂念压下,唐罗打算问个明白:“族长大人,几月前首座的任务,是否就是掏空陵江河口三座大山?”

目光炯炯的唐罗盯着族长平静如常的脸,想要寻求一个答案。

“不错。”并无任何隐瞒,族长唐志点点头,直接承认道:“是我让首座沙化山根,这才能让龙江顺利改道。”

事情策划到这一步,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三日后洪水便会席卷西陵,作为唐氏未来版图中最重要的一块,唐罗应该要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毫无隐瞒的承认却是对唐罗最大的打击,心底最不愿接受的结果成为事实的时候,他的浑身都在发颤,指着唐志厉声道:“唐氏明明已经得了小灵界中海量的物资和秘术,只要稳妥发展十年便能压制弥氏,为什么你还要将这个计划执行下去!”

只是要压制弥氏而已,引来千年一遇的天灾,生生地将陵江两岸十座大城无数村镇几千万人的性命推上赌台,这种做法令他尤为愤怒,明明有着其他的方式,却一定要选择最暴虐的一种,这已经触犯到了他为人的底线。

伸手制止了六长老唐高旻几欲出口的解释,族长唐志依旧是那副和气的表情,既然开诚公布,他就愿意把最真实的想法跟唐一聊,也许现在他还不能理解,但只要种下一棵种子,自然会在对方的心里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唐志对着唐罗认真道:“既然唐氏得到了小灵界的物资,弥氏就绝不会允许唐氏拥有十年平稳发展的时间,以弥锦的魄力,若是洪水未至,现在两族已经全面开战,所以你说的十年安稳发展,并不成立。其次,便是真的有十年平稳时间,我也不会放弃这个计划。”

“就因为想当唐氏千年最耀眼的家主,便把龙州十城千万户的性命视若草芥,唐志,你是不是有病!?”这是唐罗第一次直呼族长名讳,怒极的少年已经顾不得什么尊卑。

“放肆!”六长老唐高旻挑着眉毛,即便再看好唐罗的未来,眼下这种桀骜与狂妄也被这位老人生生不喜,愤怒的他刚要出手镇压,便看到族长唐志朝他微微摇头,脸上还带着笑意,似乎对唐罗的怒斥没有丝毫介意。

“并不只是为了这个。”族长唐志笑道:“更重要的是弥氏的风媒属西陵第一,韩氏不灭战体这门秘术现在各个武宗修习还浅,独特银光还能被金光霸体盖住,但若是有武宗身陨被弥氏发现神纹,唐氏恐有灭门之祸,所以这场仗,必须早打。”

“这可是几千万条性命,怎么在你嘴里就跟草木一样不值钱呢?”唐罗破口大骂道,他可以接受洪水来袭家族疲于奔命,甚至可以接受不灭战体暴露迎来安氏攻击,因为这些要么是不可抗力因素,要么是得到利益所伴随的风险,但引动天灾只为了增加几分胜率,实在是有些丧心病狂了。

“不对。”唐志摇摇头,似乎对唐罗的说法并不赞同:“龙江这场千年一遇的洪水是无法阻挡的,即便不改道它也一样会流向龙江下游淹没百十座城池,影响几千万人,龙江改道陵江,只不过将原本龙江下游的洪水移了大半到陵江而已。陵江自然会有千万人受灾,但龙江下游亦会减轻压力,将有千万人避过洪水侵袭,罗宗老以为然否?”

“呵!这么说来龙江下游的人还该感谢你,因为你的设计让他们避开了千年难遇的洪灾吗!?”唐罗怒极反笑道:“陵江的河道还没有龙江五分之一宽,对龙江下游来说千年一遇的洪水换到陵江足以让西部万里成为泽国,洪水经年不退,淤泥会将不知多少座城彻底掩埋,你还以为自己做了大善事!?”

洪水发在别国和发在自己国家一样么?唐罗是个庸人,他希望所有灾难都远离自己的家乡,要不是母亲徐姝惠已经先一步回元洲省亲,这会儿的他怕是要原地爆炸。

“西部受灾更重是事实,但西部人口更少,若是以一州的眼光来看,龙江改道陵江,对整个龙州更好。”唐志一脸平静的承认,仿佛在做一件简单的取舍:“所以这场改道哪怕来的突兀,武圣山与御兽宗都不会有什么动作,毕竟陵江分流洪灾,是件以利万民的好事,你刚刚说我做了件善事,以龙州的视角来说,是的!”

作为一个真正的上位者,唐志从不会以一城一地的眼光去谋划什么,对他来讲,西陵实在太小了,他胸中的万卷良策在此地施展无异于锦衣夜行。唐罗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他要成为唐氏千年最耀眼的那位家主,战胜弥氏,只不过是他计划中的第一步而已。

唐罗看着至今一脸平静的唐志,心中只有一片冰寒,他总算想明白了母亲问父亲执行何种任务时这个向来没有秘密的男人为何那样支支吾吾。

原以为是机密任务的保密条例,现在看来,父亲根本就知道若是将这件事说出来,善良的母亲会何等伤心。

“今后不论发生什么事,家人永远是家人。”

现在想起这句话,就是为自己做得心里建设阿,再想想刚一进门时族长唐志便屏退左右的动作,可能对这位十步一算的族长来讲,自己的举动根本没有跳出他的判断,甚至连对话都是那样应对自如。

不怒只是因为一切早有预案,尽在掌握,跟这样一个冷血且多智的人相处,唐罗只感觉通体冰寒。

热门推荐
王牌自由人 无限先知 天国的水晶宫 我真是学神 九龙拉棺 都市之少年仙尊 迈向克里玛莎 车神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