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盛唐血刃 > 第一七六章季孙之忧萧墙之内

第一七六章季孙之忧萧墙之内(1 / 2)

     天才一秒记住「天籁小说」地址:www.tlxs.com  盛唐血刃更新最快!

第一七六章季孙之忧萧墙之内

生命是伟大的,同时,生命又是微小的。作为军队中的基础,普通士兵的生命,对于统治者而言,是微不足道的。

战争胜利或失败,留给普通士兵的只是一个朦胧的记录。比如,唐初浅水塬大败,十万大军死难,历史的记载是秦王李世民如何如何,西秦小霸王薛仁果如何如何?对于阵亡将士的抚恤,在唐之前是没有的,有明确规定的抚恤,是从唐代开始的,正是因为唐军有了抚恤政策,所以唐军才会像铁军一样,打不跨,打不烂,前仆后继,死而后已。

根据《唐律疏议》记载:“从行身死,折冲(都尉)赙物三十段,果毅二十段,别将十段,并造灵轝,递送还府。队副以上,各给绢两疋,卫士给绢一疋,充殓衣,仍并给棺,令递送还家。

然而,普通士兵即使阵亡了,朝廷给的只是一套殓衣,一副棺木,令递还家。至于家属的抚恤,只是免除役、税三年,三年后,一切恢复原样。可以推算一下,唐高祖武德二年二月规定,每丁纳“租二石、绢二丈、绵三两”,力役二十天。全部折算成钱,大约十贯左右。仅仅比一头壮牛八千钱,略高一些。

可是这区区大约十贯钱的抚恤,却让无数唐军士兵,毫不顾忌自己的生命。不过,陈应给出的抚恤,却是朝廷的十倍有余。

听到陈应的话,众将士欢呼声响彻云霄。

现在的士兵的命真的很廉价,打仗对他们而言是一项天经地义的义务,他们无权要求获得什么,荣誉与他们无缘,即便打赢了,奖赏也极其微薄,现在好了,他们服役不仅能得到丰厚的回报,即便战死了,家人也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们还有什么好顾虑的?逢敌死战就是了!赢了,敌人的一切就会成为他们的战利品,死了,家人从此衣食无优,怎么算都是赚的!

众将士激动的欢呼:“愿为大将军效死!”

陈应的双手往下轻轻一压,众将士的欢呼声嘎然而止。

“你们不是为我效死!”陈应道:“我给你们最好的装备,最好的待遇,最严格的训练,要的不是你们的效忠,而是……”

说到这里,陈应霍地转身,伸手指指向西北方,声若雷霆吼道:当突厥人、或者薛延陀人再其他其他人,他们再次破关而入,滚滚铁骑洪水般漫过长城的时候,当他们的长矛像森林一样遮蔽地面,他们射出的箭矢遮住天空的时候,你们可以义无反顾的冲上去,为了这片土地,为了这片土地上那些用血汗供养着我们的人民,义无反顾地去死!”

“为了这片土地,为了这片土地上那些用血汗供养着我们的人民,义无反顾地去死!”

激昂的吼声犹如一个惊雷,震撼着每个士兵的耳膜,也震撼着他们的心灵。

站在半山腰遮阳伞下的李秀宁的身子,陡然一震,她豁然起身,呆呆的望着激动着满脸涨声,吼声如雷,声音直冲云霄的安西军将士。李秀宁的脸色微微一变,她喃喃的道:“为了这片土地,为了这片土地上那些用血汗供养着我们的人民,义无反顾地去死……义无反顾的去死!”

何月儿的眼睛中,满是崇拜的望着山下那具并不魁梧的身材,此刻陈应的身影,在何月儿的心中,无限放大,陈应简直如同一个从天而降的战神一样,屹立在何月儿的心间。

何月儿心中暗暗道:“为了你,我也可以义无反顾的去死!”

……

漠北东突厥可汗牙帐内,歌舞升平。

颉利可汗摆设酒宴款待刘十善。

刘十善是原汉东公刘黑闼的族弟,在刘黑闼死后,他辗转来到东突厥,被颉利可汗圈养了起来。好吃好喝的供着,此时的刘十善全无心情欣赏突厥美女,如同抽风似的舞蹈表演,他也听不懂东突厥美女嚎叫的歌声是什么意思。

刘十善有些忐忑的望着颉利可汗道:“不知可汗相召有何贵干?”

颉利可汗灌了一大口马奶酒,笑笑道:“你的夏王死了,你的族兄也死了。你想不想给他们报仇?”

刘十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朗声道:“可汗,我实在不甘心,请您务必发兵,为夏王报仇啊!”

颉利可汗灌了一大口酒,笑着安抚刘十善道:“刘将军放心,这几日,便安心的在我帐中休息。放心,我金狼一族,不但会为夏王报仇,还要派兵,支持你在河北地区割据称王。

刘十善大惊之后便是大喜,慌忙举起酒杯敬颉利可汗。

两人一饮而尽,相视大笑。

就在这时叶护可汗阿史那莫何突然出声道:“……花费人马资源,去帮助刘十善那样一个颓败的汉人,太不值了,可汗怎么能答应他??”

颉利可汗大怒道:“你们这些时日太安逸,都忘了教训吗?我们草原的儿女,必须要把目光,放的长远,才能够长久的生存。

众人面面相觑,不明就里。

颉利可汗道:“现在,李唐王朝,一统中原在即

颉利神色凶狠的瞪着眼睛缓缓扫视着众人,朗声道:“一个大一统的中原王朝,永远不符合草原民族的利益,只有分裂的中原,才是任由草原子孙掠夺蹂躏,予取予夺的羔羊。

一众部族长老瞬间恍然,不由的瞪大了双眼。

颉利可汗目露凶光吼道:“中原一旦统一,统一的王朝,就会变成一头狮子,返回头来,将草原上的狼撕成碎片。”

只是非常可惜,刘十善不是刘黑闼,他去了河北,一样失去兴风作浪的机会。

……

深夜中的木兰城,虽然这座新城还没有建筑好,却初具规模。一个南北跨度六十四里的城池,显得有些空旷。

李秀宁很想与陈应好好谈谈,可是等到儿子睡着,却也没有等到陈应回来、李秀宁望着何月儿道:“陈郎在哪?”

何月儿道:“半个时辰之前已经从军营回来,如今还没有回来,应在书房!”

李秀宁道:“拿个灯笼,咱们去书房!”

李秀宁与何月儿沿着甬道,朝着陈应的书房走去。阿史那思摩还像木桩子一样,站在门外,就在阿史那思摩准备朝李秀宁施礼的时候,李秀宁摆摆手道:“夜了,本宫熬了一碗参汤,送给陈郎!”

阿史那思摩躬身道:“夫人请……”

李秀宁轻轻叩响书房的门,陈应道:“进来吧!”

陈应头也没有抬,继续在纸上写写画画。

大量新军涌入军中,训练自然不能停,当然还有军规和制度。李秀宁望着陈应认真的书写着。

第一:无条件服从命令,当上司正式下达命令之后,必须贯彻执行,不得质疑,哪怕命令是错误的!

第二:军官不得对士兵作任何侮辱性的体罚,不得收受士兵赠送的任何贵重物品和金钱,更不得主动索取,违者撤职!

第三:必须时时注意仪表,衣冠不整的,内务不搞好的,不注意个人卫生的,一次警告,二次处分,三次清退,军队不收邋遢鬼和懒虫!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开局一个大天使 大明望族 电影世界穿梭门 霸皇纪 我假装会异能 撞鬼就超神 捡到一个星球 全职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