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盛唐血刃 > 第一零七章火马烈焰大非川

第一零七章火马烈焰大非川(1 / 2)

     天才一秒记住「天籁小说」地址:www.tlxs.com  盛唐血刃更新最快!

第一零七章火马烈焰大非川

疏勒河开始出现冰渣子,九月的天气,在甘州已经极寒了。虽然没有温度计,看着河水开始出现冰渣子,陈应知道气温已经降至零度以下。

夜晚,疏勒河河面结上了薄薄的冰层,深深沉沉的反射着清冷的月光。陈应站在河边,张士贵一脸担忧的道:“大都护这里越来越冷,只怕将士们没办法承受了,如今营地得了风寒的士兵已经多达上千人……”

“不用担心,本大都护自有计较!”陈应望着远方,一脸淡然的道:“算算时间,他们应该到了!”

张士贵还以为陈应让人从西域运来羽绒被服,毕竟他们出来的时候是夏天,穿着单衣还会出汗,自然没有必要携带冬装。张士贵道:“咱们骁骑军将士还好说,还有一个羽绒服装和睡袋,可是越骑军的将士,他们……”

“他们都是我们大唐的军队,自然不会冻着他们!”陈应笑着道。

张士贵好奇的道:“整个西域养鸭子和鹅的人家不多,恐怕还不足以……也对,有羊皮可以给他们御寒,倒也可以将就。”

“不是羊皮,我给他们带来了一件好东西!”陈应笑着道。

事实上,这件事情是陈应交给高车王办理的。如今高车王给自己取了一外汉姓,名金满元。

虽然陈应想把西域改成中原一般无二的郡县,虽然也设立了庭州,连金满(今吉木萨尔破城子)轮台、莆类、交河四县。然而,朝廷并没有按照陈应的请求,委派官吏,事实上,李唐初立,而且还没有开设科举,官员数量不足,很多州县官员,大都是原本投降时的旧官复任。更别说偏远的西域了。来所谓的庭州担任刺史、几乎等于流发,反而直接同意让高车王金满元担任交河令。

金满元是一个非常务实的人,他和高昌王是两个极端,他知道陈应可以决定他的生死荣辱,所以非常听话。陈应让他搜集白叠子的种子,他就不遗余力的收集,在去年冬天,他搜集了四百余斤棉花种子,陈应也没有舍得榨油,今年开春以后,金满元又高价从西域胡商手中购买了一千多斤。

摇身一变,成为大唐交河令的金满元,几乎是拿着鞭子让全县百姓种植棉花,强压之下,总算种植了一万余亩棉花。不过,由于种子不好,两万余亩棉花,收成大约也就三四十万斤。连后世的一成产量都没有。

这些棉花自然是弹完之后,加工成棉衣、棉裤或被褥,送到甘州。

算算时间,陈应感觉这个时候棉衣应该到了,可是陈应在河边等到子时,实在抗不住了,这才回去睡觉。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一个庞大的骆驼队抵达疏勒河畔唐军大营,金满元本是高车王,他们的高车数量不足,又征调了足足三千余头骆驼,用来运输这些棉花和各种补给物资。

看着补给物资到来,原本因为天气寒冷,冻得士气低落的将士们顿时欢呼起来。苏定方和郭孝恪一大早就围在辎重营,准备领用御寒物资。

终于可以不用受冻了,众将士等待着御寒衣物的发放。

然而,当一车车棉衣和一驮驮棉衣发下来的时候,众将士都傻眼了。

不是羽绒服,不是羽绒被。

不是羊皮袄,也不是羊皮袍子。

苏定方疑惑的道:“你们是不是送错了?”

金满元亲自押送,他点点头道:“绝对错不了,这就是大都护让下官送来的物资!”

“就这?没有羽绒服俺被忍了,羊皮袍子也没有,你想冻死我们吗?”郭孝恪流着鼻涕吼道:“走,跟俺去找大都护评评礼!”

“不用找了,我已经来了!”陈应从骆驼上拿下一件棉衣,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下,感觉有些沉。

一看到陈应到来,金满元赶紧上前解释道:“大都护,按您的吩咐,棉衣、棉裤分为两种,分别是一斤半装和三斤装。棉被则是六斤装与十斤装。”

苏定方满腹怨言,一看是陈应吩咐的,他就不再说话了。

陈应望着苏定方气鼓鼓的样子道:“怎么你不满意?”

苏定方点点头道:“我知道咱们的羽绒服肯定不足,毕竟多了三万多人,可是没有羽绒服,也应该有羊皮吧?这算什么事?”

“我告诉你们啊,别看这个东西在西域,他们都用来观赏,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陈应指着棉衣道:“这个东西不仅御寒,而且在棉衣外面披上甲胄,还扛揍!”

在后世的抗日神剧里,棉被浇上水可以挡子弹,事实上这是胡扯。有人专门做过试验,如果棉被要挡子弹,需要七层甚至以上。加上水的重量,根本就不是人可以扛动的。当然,挡子弹有点夸张,挡箭矢却不成问题,而且还可以挡刀子的劈砍。

只是有一定程度的防御能力,关键是棉花不像羽绒,难以获得。大规模养殖家禽,在这个缺乏卫生和医疗条件的时代,很容易引发瘟疫,陈应也认为散养的风险,可远比集中饲养要小很多。

可是棉花却不存在这个问题。

陈应望着苏定方笑道:“你试试吧,不试试怎么知道好不好呢?”

苏定方道:“试试就试试!”

说着,他就脱下铠甲,脱下衣服。光着膀子穿上棉衣。不过,美中不足的是,陈应并没有把棉花纺成线织成棉布,造作这些衣服的面料,以细麻布为主。细麻布有点一好,有点粗燥。当然,对于苏定方来说,稍有不适,根本就不算什么。

苏定方穿上棉衣以后,感受寒风似乎一下子消失了。

他心里想着,就这东西居然也……可以?

郭孝恪紧张的问道:“效果……怎么样?”

苏定方没有回答。

对于一个从来没有穿过棉衣的人而言,棉衣确实是与众不同,首先它的重量要比羽绒自然要重,而且不透风。即使是一斤半装的棉衣,在零下三十度的寒风里,寒风一样吹不透(老程在新疆的时候,有过切身体会)。

浑身上下暖洋洋的,苏定方挥动的拳脚,试试会不会束缚着身体。结果影响是有,不过不大,不影响拿刀劈砍,也不影响马上动作。

在苏定方上下腾挪的时候,郭孝恪也把自己脱得赤条条的,反正都是大老爷们,谁也不会笑话谁。他穿上棉衣的瞬间,脸上浮现一抹怪异的神色。

御寒效果实在是太好了!

“很暖和!”郭孝恪笑着。

陈应又拿着一个帽子,递到郭孝恪的手里:“试试这个!”

这个帽子与大唐的普通帽子不同,四四方方,带着护耳和护脸,其实这就是后世非常有名的火车头帽子。

罗士信非常奇怪,这个东西居然比羽绒服还好?

事实上,这只是罗士信的错觉。

哪怕陈应的羽绒服不够成熟,御寒效果也比棉衣要好。不过羽绒服有一个先天性的劣势,有一股异味无法除去,陈应试过高温蒸煮,不过效果不大。陈应毕竟不是在后世生产这种羽绒服的,所以不了解行业内幕。

况且,棉衣比羽绒的重量要重。

陈应望着苏定方道:“准备好,试试棉衣的第二项功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开局一个大天使 大明望族 电影世界穿梭门 霸皇纪 我假装会异能 撞鬼就超神 捡到一个星球 全职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