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盛唐血刃 > 第二十三章逮到耗子就是好猫

第二十三章逮到耗子就是好猫(1 / 2)

     天才一秒记住「天籁小说」地址:www.tlxs.com  盛唐血刃更新最快!

第二十三章逮到耗子就是好猫

“天下大,还是朝廷大?”这个问题在李建成的脑袋里转了一圈,李建成反而绕晕了:“朝廷和天下不都是一样吗?天下是朝廷的天下,朝廷是天下的朝廷!”

这句话说出来仿佛像绕口令一样,事实上这几乎是这个时代人,普通的认知。朝廷既是天下,天下既是朝廷。

陈应听到这话,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李建成疑『惑』的问道:“难道不对?那你说说,是天下大,还是朝廷大?”

陈应豪不犹豫的道:“自然是天下大!”

李建成点点头,不明决心的道:“天下大?愿闻其详!”

陈应伸出手指,蘸了一些茶水,在桌案上划了一个大致的舆图轮廓,陈应一边画,一边向李建成解释道:“太子殿下,河东作为大唐龙兴之地,却在短短两年之内,两易其手,这难道不够说明问题吗?如今,用句毫不客气的话说,大唐朝廷,威慑力仅仅局限于关中,河东是河东人的河东,河西是河西人的河西,河南也是河南人的河南,河北同样是河北人的河北。打天下不易,守江山更难,治理江山难上加难!”

李建成点点头道:“不错,陈卿言之有理。”

“如今、河南、河北、以及山东地区,名义上都归附了大唐了,可是真正的归附了吗?”陈应叹了口气道:“地方与中央,能不能步调一致??”

李建成沉默了,隐隐约约他明白了陈应提议设立文勋十二转的目的。不过,还有一部分原因他没有想明白。

“河北水土肥沃,适合耕种,素以殷实着称。河北本属燕赵之地,民风原本激烈好斗,稍有不从,则会拔刀相向!”陈应顿了一顿又道:“而江南则不以为然,自五胡『乱』华,衣冠南迁,江南便大兴儒学,更是领天下风气之先,名儒辈出,以冶学传家者数不胜数,渐渐成为士林重镇。与他处不同,江南本是楚地,习染儒学后不改慷慨,好议论,清谈为容,而河西却久居塞外,与诸胡杂居,其既我华夏同族,身上也沾染了些许胡人习气,各地民风不同,习俗不同,要想治理好,颇为不易,大唐以武立国,马上可得天下,但是马上却无法治理天下。若大唐只有关中一隅之地,自然不必考虑太多,然而天下却不单单指关中、西河、河东、河北、河南,还有江南、巴蜀、岭南、辽东,天下之大,自然不能统一而论,这就需要因地适宜,从俗而治。可是文官为官一任,三年而卸,他们会在当地如何作为?这直接关系着朝廷,能不能对当地有没有有效的控制。”

道理好讲,事实上事情却非常难办。别说现在,就算是后世,地方上的村霸,镇霸,同样无法无天。天下有门阀,有世族,州县有豪强,地方乡野又有宗贼。这其实就是地方宗族势力的一种表现形式,与特殊的地理形势结合,就成了一个顽疾。一般的宗族最多把持当地政权,间接影响太守、县令长,真遇到狠的也不行,毕竟民不与官斗,官府手里有郡兵做为武力后盾,实在不行朝廷还能征发更多的人马,再大的庄园也给你踏平了。可是宗贼不同,他们往山里一躲,据险而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朝廷再多的兵也不好使。

别看中原世家威风,居庙堂之高,呼风唤雨,声名显赫,一旦失势,随时可能被连根拔起,论生命持久力远不如这些依山傍水的宗贼。只不过他们处江湖之远,名声不显,不够资格在正史上留下姓名,最后化为一个个抽象的标签。

中央所委派的流官,根本撼不动地方上的宗贼,可是,一旦让地方大权旁落,朝廷政策影响不到,却非常容易痛失人心。中原州县还好一点,最怕的就是偏远州县,那里的宗族和部族势力,更加顽固。

要想刺激文官,跟地方豪强或宗贼对抗,唯有提高文官考核,把文官的政绩,与他们的仕途直接挂钩。要知道,现在还没有官员离任审查制度,在这个时候的官员,一旦账目上出现亏空,都是由后任官员填补上任官员的亏空,可想而知,中国数千年历史,出现了两个清官,贪官数不胜数,主要是制度上的缺失,缺乏一个官员考核体系。

在后世,陈应没有任何权力,根本就没有资格对于国家政策制度指手划脚,可是在这个时空,阴差阳错,陈应感觉如果完成后世的遗憾,他就枉穿越一场。

陈应与李建成敞开心扉,从现实的必要『性』,合理『性』以及国家的刚『性』需求,方方面面,都与李建成阐述一遍。

最终,陈应向李建成阐述道:“太子殿下,这是利国利民,功在千秋的大事,若是太子殿下,完成文员审核制度的建立,将来肯定可以青史留名,最主要的是,只要可以做到上传下达,朝廷政令通行无阻,那么大唐将会千秋万统,威振四海八荒!”

“难,难,难!”李建成叹了口气道:“世族门阀把持地方,由来以久,他们侵占土地、偷税避赋是必然的事,若是采取文勋官制度,针对地方豪强、世族门阀,恐怕大唐根基也会动摇,毕竟士绅乃天下之基。”

“诚如太子殿下所言,世族门阀和豪强的势力强大,然而,若是不加以整治,他们定会变本加利,长此以往国将不国!”陈应苦笑道:“当然,有针对『性』措施,总比没有好。只要做了,失败也就失败了,太子殿下又不是太平太子,谁敢反,把他们打服就是?”

李建成苦笑道:“说得轻巧,哪里那么容易,这可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本宫也不能不慎重考虑,以策周全。”

“考虑周全这是非常有必要的!”陈应道:“若是太子殿下看不透这件事是大增益,还是损失,不如找几个州县,数名县令县长,数州刺史,作为试验,成固然好,就算失败了,对于大唐的影响也可以忽略不计。”

李建成闻言眼睛一亮,兴奋道:“陈卿此计甚妙!”

突厥在大唐北方虎视眈眈,陈兵三十余万控弦之士,如同一柄利剑,悬在大唐的头顶,天知道这柄利剑什么时候会落下来?在这种情况下,大唐朝廷一力求稳,现在是稳定『性』压倒一切。

李渊不想冒险,李建成何尝想冒险?

李建成不禁哂然失笑。陈应是一片至诚,可惜他的资历太低,如果让陈应成为相国,或许可以亲自出面,主导此事。不过,想想陈应的年龄,李建成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开局一个大天使 大明望族 电影世界穿梭门 霸皇纪 我假装会异能 撞鬼就超神 捡到一个星球 全职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