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西游世界里的道士 > 第八百八十八章 西游必行

第八百八十八章 西游必行(1 / 1)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佛母为我佛门所做的一切皆无任何错漏,只奈何变数太多,方才至如此,佛母却不必自责。”定光欢喜佛开口安慰准提道。

“哎,变数太多,就是这变数太多啊!”准提叹息着,缓缓继续说道:“长江一战弄成这种样子,故人有种种原因,但是跟孔宣暗助青狮、白象、金毛吼、大鹏等一干妖孽逃了出去,到长江边上助长截教的威风也不无关系,我因此恼了孔宣这厮,便暗中要给他点教训,让他以后安分一些,哪想……”

说到这,准提却是话音一顿,说不下去了,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孔宣成圣,而且孔宣当年还说过准提在他手上吃了亏,想都想得到准提不知道孔宣成圣,毫无防备的便去教训他会是什么结果,一个个都沉默着。

“这孔宣便又是另外一大变数了,而且比另外的变数都大。

说起来孔宣那厮也甚是可恶,这些年竟然暗中盗取了我佛门大量的功德气运,若不是那日暴露出来,我却是还蒙在鼓里呢,而且这功德池内的池水最先下降其实便是那厮盗取太猛所导致的,若是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后面的那些事情。”

众人听准提说到这里,便已经知晓这一切说不准都是孔宣的在暗中算计,都知道同是圣人孔宣未必便比准提算计的精深,但是两人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而且孔宣对准提极为了解,准提却还拿孔宣当准圣,一点也不了解他啊,以有心算无心。出现这种结果,自然一点也不奇怪,再想到一个圣人便在灵山这样暗中算计了这么多年,一个个心中都不由凛然,同时庆幸自己还不够分量让孔宣出手,否则怕是不能坐在这里了。

准提环视众人:“诸位同门。我知道你们往日多有矛盾,不过若是继续这样下去,那只怕这天机,都会有彻底改变,若是天机彻底改变,下场你们都知道,所以此时,你等却不可在继续互生争端,携手共度难关才是正理。”

“我等皆愿意听从佛母吩咐。”几人一起起身。对准提行礼说着。

准提点点头道:“虽然如今孔宣已经被禁,转为了明处,不再是变数,龟灵圣母更是陨落了,不过无量这小辈却还依旧在三界活跃着,必须尽早解决。”

“这小辈已经成长到了准圣境界,而且手中还有不少厉害法宝,想要大败都极为不易了。彻底斩杀难度不小,而且他如今在西牛贺洲。一旦有了危险,羽翼仙立刻就会来救援,杀他太难。”定光欢喜佛说道。

准提道:“嗯,因此必须小心谋划,到时候你们都一起出手,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一次性将这小辈给杀了,至于如何谋划,我们现在先不提,待有合适机会我自然会通知你等。”

虽然知道必须杀了无量道人,但是如定光欢喜佛所说。无量道人实在难杀,准提这样说也属无奈之举,好在如来等一干人都不在这问题上纠缠,所以准提这才接着道:“五百年前,我定下了西游大计,虽然这几百年发生了许多事情,出现不少变化,此举难度大增,但是这事毕竟是削弱截教,剿灭截教一干余孽的大事,而且成功后跟人族三圣皇也才好交代,方才能让他们站到我们一边,却是还必须做下去。”

“是!”在场几个和尚都是行礼。

随即,如来道:“此事一直都在做着,如今木德之体天蓬元帅已经被贬下凡间,水德之体西海龙王之子熬烈也已经归顺我佛门,土德之体玉帝也已经寻了个错流放下界了,火得之体金蝉子如今也在大唐国成长成人,一切都跟计划的一样,不过就是金德之体孙悟空在三百年前被从五行山脚下放了出去,少了三百年磨砺,这猴子心气还极高,他在东胜神州逍遥自在,而且他对我五百年前镇压他还心有怨气,怕是不可能归顺我佛门,跟随另外几人行取经之事,还请佛祖示下是否要寻人代替他。”

准提摇了摇头道:“五德之体天生便有大气运,这次好不容易出现五德之体能够同时出现,若是能让他们聚集道一起,朝着一个目标努力,以他们五人的气运合一,自然事事顺利,有任何劫难都能遇贵人帮助或者稀里糊涂的便渡过了,有再大的困难也能战胜,一路铲除阻路的妖魔,到达灵山自然不在话下。

若是换了其他人去,纵然修为本事比他们强,也未必能安稳到达灵山,虽然如今已经凑齐了四德,但是若是少了金德有些地方始终不完满,总会有劫数过不去。

而且五德气运总数自开天初便已经有了定数,五德之体自天地初开至今出现的便不止一个,同一德中,若是有人占去了大量气运,后面的所获取气运自然便少了。

五德之中,木德的气运被人族伏羲圣皇承受了九成还多、火德、土德的气运也被另外两位圣皇占了差不多八成左右,水德的气运也被颛顼占了七还多,所剩都不多,唯有金德少昊本就只占得六成气运,剩下四成几乎都落在了孙悟空身上,三百多年前少昊被杀后,所占那六成中更是又有三四成又转移到了孙悟空身上,孙悟空因此占了金德气运的大部分。

孙悟空一人的气运差不多便能够跟另外四人的气运相当,若是少了他,这个难得的组合中气运便要损失一半,所以其它人都能还,但是这孙悟空却是不能换他人代替。”

“可是他已经从五行山下脱困了,我们不能用自由要挟,如何能让他放弃那逍遥自在的日子,跟着另外几人一路西行受苦?”毗卢遮那佛问着。

准提道:“你们莫非忘了他的本事是谁传的?”

几人听了,顿时眼前一亮。

“若是一切不变,我也就不出面了,不过如今出了这么多变数,说不得我只能再次召见这猴子,以老师的身份命他行取经之事了。”准提声音有些低沉的说着。

热门推荐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