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西游世界里的道士 > 第八百四十六章 生变

第八百四十六章 生变(1 / 1)

后来马凡也尝试着去理解诸葛亮,他心想大家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处在诸葛亮那角度,当时若是不打残了陷阵营,不将陷阵营逼到那程度,那根本打败不了张鲁,得不到汉中,所以那种行为无可厚非,当时诸葛亮那般做,处在他的立场上却是没错,反正大家出发点都是为了截教好,自己似乎不应该怪诸葛亮,所以马凡对诸葛亮的恨意慢慢的淡了。

不曾想,没过多久,因为支持蜀国的妖族势力被马凡拉到北俱芦洲跟魔族火拼,损伤太大退回西牛贺洲修养去了,蜀国没了妖族支持,竟然拉来佛门鼎力相助。

马凡虽然奇怪为何佛门为何会帮助蜀国,还这么及时的顶上了妖族留下的空缺,甚至马凡想到听说过的当年墨子之事,有些怀疑诸葛亮是否也受到了佛门的蛊惑,佛门便是从他那打开了缺口才入主蜀国的,不过马凡却还是因为诸葛亮持有的是《遁甲天书》,而不是跟如来拉上关系的《天工开物》,将这念头给压了下去。

可是没过多久,荆州之战爆发,在襄阳城,马凡从哪些佛门弟子的记忆中知道了诸葛亮竟然怀有《遁甲天书》和《天工开物》两本天书,而且是佛门给的,诸葛亮竟是如来的弟子,乃是佛门在人教儒家和截教的内奸,因此蜀国才会得到佛门全力支持。

所以在马凡的心中诸葛亮的罪名又加了两条,一条是内奸,一条便是欺骗,至此马凡对诸葛亮的恨意便达到了极致,恨不得杀诸葛亮而后快,诸葛亮落到他手中绝对是死路一条。没有其他商量的余地。

待夷陵一战,见过冷莜默和陷阵营后,他心中杀诸葛亮的心便更甚了。

在他心中,若是诸葛亮不逼到极点,以冷莜默当时对马凡的感情,崆峒派不论派什么人来。冷幽默都肯定是不会被说动,若不是诸葛亮太狠,那陷阵营也不会损失到这种程度。

而且在夷陵之战后,马凡没有发现冷莜默便又多了一条必杀诸葛亮的理由。

因为如果马凡认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错的话,他便会一直自责,一直不快活,甚至悔恨消沉,有可能会阻挡了日后的道路。

而且冷莜默若是被他拿了也便罢了,但是冷莜默下落不明。这种负罪感和愧疚感极为致命,或许便是他最大的破绽,再次见到冷莜默的时候有可能断送了他的性命。

所以他必须想办法清除自己心中的自责和负罪感,这最简单的办法便是找一个人来承担这责任,将主要责任包揽过去,然后他可以心安理得的仇恨这个人,接着杀了这个人,便能让自己年头通达。道心通透。

诸葛亮跟这一切事情都有关联,甚至还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且在马凡看来诸葛亮这厮也不是什么好鸟,最主要的是诸葛亮实力不强,相对于其它合适的人选,杀他最容易,所以便却成为了这个来承担一切,承受他怒火的人。

这样做很不厚道。甚至像是懦夫的作为,许多修士或许不会选择,不过马凡是穿越者,天朝的百姓第一条便是忍自当先,厚道为何物他穿越前却是很少有这个概念了。所以他一直的理念都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很少在乎这些东西。

也许在这世界生存了几十年,经历了不少事情后,有所改变,有些人他会下不了手,不过这其中却不包括诸葛亮。

马凡微微稳定了一下情绪,继续观看接下来的事情,因为他知道若是诸葛亮真的便是如愿的被杀了,如今肯定不会是这个样子,接下来肯定有变故,他甚至猜测外面那截教手法布置下的禁制说不准便是出自诸葛亮的手,虽然诸葛亮也未必有这本事,但是除开他外,马凡也想不出会是谁了。

马凡剩下的部分很快便看完,不过却不由的暴跳,怒吼一声:“陆逊,你好大的胆子!”

剩下的部分记忆之中,果然发生了变故,但是马凡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是陆逊将诸葛亮救走的,还斩杀了送诸葛亮来此的李严。

从记忆中马凡得知,当时因为分身不同意,跟陆逊发生了分歧,陆逊却是占着马凡这分身实力不济,所以调集了韩当周泰等一干大巫级强者将陷阵营压和李严压制了,而他则以大儒的修亲自镇压了马凡的分身,强行将诸葛亮和李严带走。

虽然没有对马凡的分身下杀手,甚至根据分身的记忆,连陷阵营将士陆逊也没有杀任何一人,但是分身如本人,欺负身和陷阵营至此,陆逊实在是跟骑在他头上拉屎撒尿差不多了,马凡觉得他跟江东,尤其跟陆逊却是就此决裂,再无回旋余地。

马凡偷偷的出了营帐,小心隐藏了身形朝着陆逊的大营而去,他今日便要取陆逊的人头。之所以如此小心,一来他不想惊动太多的人,不想杀戮普通江东士兵多造杀孽,而来因为分身被陆逊的浩然正气震晕了过去,所以有一段时间内的记忆没有,究竟是谁对分身布下禁制,封了分身的修为和跟本体的联系,却没有显现出来。

也许是诸葛亮,但是诸葛亮的实力布置出准圣级禁制的可能性也不大,最有可能的是有其它佛门高手在此,毕竟佛门中却也有不少截教过去的高手的。

但是不论是何人对分身布置下的禁制,既然出现异常,马凡便不敢大意。

此时夜幕深沉,各个营帐内已油灯已经熄灭,唯有主营帐中,灯火通明,加上马凡本就熟悉营地布置,所以很轻易的便摸到了陆逊所在的主营帐。

主营帐内桌上满是文件,在塌前摆放着几卷书,陆逊此时正半躺在塌上,翻阅着书,只不过似乎心思不在书上,目光却有些呆。过了片刻,陆逊更是似乎是觉得心烦,索性将书随手置在一边,躺下后,稍微闭目养神起来。

热门推荐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