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天籁小说 > 阴女有毒 > 第三百三十章:岩鱼闹江

第三百三十章:岩鱼闹江(1 / 1)

我们很快来到那条熟悉的江边,沿着江水一路考察,考察了一番,来到沈总以前修的那个桥那里,这条江,不算大,但也不小,沈总以前修的那条桥,已经倒塌了,也没有再重修,剩下一些倒掉的桥墩在江水里面,很多倒塌下去的水泥桥面也露出水面,

这时候已经晚上九十点钟了,这里本来就是比较偏僻的地方,这会更是万奈寂静,只剩下漫天的星星,江水的哗啦声和一些小动物的叫声交杂在一起,微风迎面呼呼吹着,倒似乎有一些浪漫的感觉,

在桥边站了一会,上次在桥这里的那些记忆浮上心头,我和吉米大概说了一下我上次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就当讲故事一样和吉米讲了一遍,然后带着吉米飞到了江水中间,在一块露出水面的倒塌的桥面上面停了下来,

这桥面虽然是露出水面,但是只露出来了一点,脚站在这上面,很快就有水进到鞋子里面去了,

我把猪心拿了出来,用匕首把猪心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走到水边,在水面上面放一块红布,让红布飘着,然后先在嘴巴里面放一点白石硝粉,放完后再放一小块猪心到嘴巴里面去嚼,嚼烂后就直接吐在了飘在水面上的红布上面,

就这样,我一小块一小块的嚼,每嚼一块就先在嘴巴里面放一些白石硝粉,本来猪心就很腥,浸泡了黑鱼血后,更加是奇腥无比,又加上白石硝粉的那种怪怪的味道,我嚼这几块猪心一直不停的干呕,我是强忍着把那些猪心给嚼完的,

我用红布把我嚼碎的猪心裹了起来,用红绳把口子封住,然后把这个红布包丢到了附近的水里面,手里牵着那根绳子,静静的在石头上面坐下,等了起来,

梁伯和我说王八灵其实是一种善灵,一般都是镇水的作用,能护一段江域的平安,一般来说,都不会有什么差错,但是如果有某一段江域没有这种百年以上的王八灵阵江的话,就会有水鬼出现,经常会淹死人,另外,还会有其他蹊跷事发生,如果是大江大河,那么这段江域会经常翻船,而且,没有王八灵护江的江域下面,沙金会特别多,所以有时候,有些懂行的专门淘金的人,会专门找一些经常出事的水域去捞沙金,比其他地方捞沙金要捞的多得躲,但是很容易出事,也会积攒孽缘,哪怕淘金的时候没出事,淘金后也容易出横祸,或者身体容易得大病,或者是家人受连累出事,让自己身心受苦,所以这个世界其实是公平的,有得有失,只是眼前看不到而已,每个人一生的福报和孽报,其实都是公平的,在得到一些的时候,必然会失去另外一些,这其实是道家的一个理论,

但是在炎黄区,这种理论并没有得以广为传播,而佛教倒是发扬光大,佛教其实是以前道教传入外国,在外国演化后又传入炎黄区,然后在炎黄区发展到如今这么大,其实佛教把道教的一些教义改变了,变成佛教的道教,讲的是来世,而真正的道家讲的是今生,当然,道家其实也是有来世的道论的,只是与人们的生产生活并无瓜葛,所以不会传播来世的道论,

而我这段江的江域连一艘淘金船都没有,这段江域的上下游都是有陶金船的,只有这段没有,显而易见,这里是有百年以上的王八灵的,刚刚我和吉米,也是上下考察了一番才到这里来的,

江面一直都很平静,那些细碎的波浪在月光和星光的照耀下,闪着细碎的金光,好像有很多小型手电筒在江里面游弋一样,江两边有的是沙滩,有的是灌木丛,有的是种了花生之类农作物的沙地,江蜿蜒前进,消失在了一个朦胧的小山下面,

我现在的视力可以说比普通人要高很多了,我打起精神,把灵力冲上脑顶的话,甚至可以看到浅水下面的一些东西,

刚刚开始我和吉米还很安静的等着,因为我以为王八灵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出现的,可谁知道一直等都没反应,这可比钓鱼难多了,那也难怪,这段江域最多也只有一只王八灵,这和守株待兔没什么区别,

等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我和吉米聊了起来,我找的是女司机的话题,问吉米有没有搞定她,吉米说还没,他们还是纯洁的友谊关系,我便一直敦促吉米,让他要加快进度,可皇帝不急太监急,吉米说他现在对那女司机还没来电,他怕万一来不了电的话,会伤害女司机,他不想那么做,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我和吉米说了好大一通道理,女人总是在伤害中慢慢成长的,即使吉米不去伤害她,她也会受到别人的伤害,而且吉米如果伤害她了,她很可能以后被人伤害的机会就小了,因为她变聪明了,没那么容易上当了,可我说来说去,吉米就是油盐不进,说没有来电的啪啪,不是他想要的啪啪,我那时候心里就暗暗的想,什么时候要把我的黑色药丸弄点下来,给吉米吃,看看他还有没有那么清高,

和吉米聊着聊着,天上慢慢的聚集起了一片乌云,刚刚开始很小,很淡,后来越来越浓,越来越黑,很快,天上的星星和月亮都看不到了,整个江面,一片氤氲,虽然我视力好,但是也已经看不太清楚什么了,我和吉米便都把矿灯套在了脑袋上,等到一有情况,就把灯打亮,

乌云越来越黑,风也越来越大,按照一般的情况来说,风大的话,能把天上的乌云给吹散,可这乌云非但没散,反而越来越浓了,终于,电闪雷鸣了起来,

一道道湛蓝的闪电把江面和江边的景物照得蓝亮蓝亮的,忽然,江水上面泛滥起了一股股白浪,一些白花花的,长条形,长得像蛇的鱼,不停的从水里面跳出来,跳出来又落回江水里面,泛起白浪,这种鱼叫做岩鱼,平常很少见到,那种鱼是躲在岩石下面的,寿命非常短,普通的岩鱼寿命就只有几个月,但是岩鱼因为生活在岩石下面,环境恶劣,所以抗性很强大,很多岩鱼能突破自身死亡极限,变成岩鱼灵,然后继续生长,而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岩鱼灵,一旦江水里面有什么风吹草动有异能出现,首先,岩鱼就会有感应,就会有所表现,现在岩鱼从水里面跳出来,也是岩鱼感应到了什么的表现,

而这种岩鱼从江水里面跳出来的现象,在农村被称为岩鱼闹江,一旦有岩鱼闹江,说明这江会有大事件发生,以前长江断流,黄河断流之前,都有过岩鱼闹江的现象,还有之前某地有一个大桥倒塌之前,也有过岩鱼闹江的现象,那次大桥倒塌的事故,死了几百人,也算是大型天灾了,

其实有的时候天灾发生,是不可抗力因素的,当然,或许和一些客观条件有影响,比如之前在某地发生的垃圾山倒塌事件,和垃圾山堆得太高有关系,但是也可以说和垃圾山太高没关系,因为,,,,这是天灾,

白浪越来越多,越来越壮观,最后整个江面好像煮沸了的开水,到处都是白花花的浪,而这时候,我和吉米都站了起来,我手里紧紧的握着绳子,紧紧的看着江面,我知道,王八灵应该快要出现了,

可又等了好久,等到那些岩鱼平静了下来,不闹江了,王八灵还没出现,而这时候,天上又下起了倾盆大雨,我和吉米很快就被淋了个透湿,

“这玩意还在干嘛,它是在考验我们的耐性吗,怎么还不出现,”吉米又重新坐了下来,把脚伸到了江水里面,

“梁伯和我说过,王八灵的智商是很高的,它很可能现在在暗处观察我们呢,别急,反正天还没亮,”我也重新坐了下来,其实我也有些不耐烦了,等了最起码有两三个小时了,

“你说那家伙到底会不会出来,梁伯到底怎么和你说的,你没搞错吧,”吉米不停的用手理着他的长发,让他的长发往后面倒,

“不会有错的,我看你对女司机不是挺有耐心的吗,怎么这会这么急,”我开玩笑说道,

“这一码归一码,我是觉得,那百年以上的王八灵不一定会出现,前几天我去弄的那只王八灵,我们才放引子多久,半个小时都没有,王八灵就出现了,可现在,最起码也有三四个小时了,”吉米不停的理着被大雨淋着的长发,

“你上次放的是什么引子,引子有很多种,可要靠谱才行啊,你们上次的引子肯定有问题,不然,怎么会出事,”引子是把灵物诱惑出来或者强逼出来的道具,我们现在的猪心,就是把王八灵弄出来的引子,

我的话音刚落,我就感觉我们坐着的这块水泥板好像晃荡了一下,然后忽然我感觉脚上一动,一凉,接着坐在我旁边的吉米哗啦一下,就掉进了江水里面,一下子不见了,我心里一沉,完了,吉米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拉到水里面去了,

热门推荐
高冷阴夫 邪王绝宠:丑颜医妃不好惹 超级无敌收荒匠 英雄联盟之巅峰之路 盛明皇师 静守时光,以待流年 宿命神女 我的青春带点伤